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卓阅 | 加强监管或直接妥协?5G时代SEP持有者垄断模式需再次被关注
日期:2022/9/28

竞争与反垄断法律参考 · 第五期


2022年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就OPPO诉诺基亚全球许可费争议作出管辖权终审裁定,对诺基亚公司方的上诉请求予以驳回,该裁定明确了我国法院对标准必要专利争议的管辖权的正当性,也会再次推动国内司法机关对SEP问题的关注。


由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出版的《竞争与反垄断法律参考》,本期重点关注5G时代SEP持有者垄断模式,主要探讨了全球各大法域对SEP持有者的关注和立场。


我们希望与您分享竞争与反垄断的相关资讯与解读,识别不同行业企业的竞争与反垄断风险,共同加强对企业各个环节的反垄断合规治理。


如拟订阅本刊请联系后台,或邮件发送至kai.fan@chancebridge.com


2022年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就OPPO诉诺基亚全球许可费争议作出管辖权终审裁定,对诺基亚公司方的上诉请求予以驳回,该裁定认定中国是涉案标准必要专利的主要授权地、许可使用协议磋商地、可合理预见的缔约后合同履行地、主要许可实施地之一,与本案纠纷具有相当密切的地域联系,中国法院对本案具有无可争议的管辖权。其中,标准必要专利主要实施地的人民法院,与纠纷具有适当联系,对该纠纷具有管辖权,也相应可以审理涉案事争议即涉案标准必要专利许可条件问题。


该裁定明确了我国法院对标准必要专利争议的管辖权的正当性,也会再次推动国内司法机关对SEP问题的关注。


事实上,全球各大法域对SEP持有者都开始表明了自己的关注和立场。


欧盟法院撤销对高通的处罚决定


2022年6月15日,欧盟普通法院(The General Court)撤销了欧盟委员会在 2018 年对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开出的9.97亿欧元的反垄断罚单。2018年,欧盟委员会指控高通在2011年至2016年间向苹果支付了数十亿美元作为忠诚折扣,要求苹果在所有 iPhone和 iPad上使用高通芯片,从而将英特尔等竞争对手拒之门外,并且低于成本价销售部分芯片组,迫使竞争对手 Lcera退出市场。欧委会裁定高通的行为滥用了市场支配地位,违反欧盟反垄断法,对其进行了近10亿欧元的罚款。


但欧盟普通法院经审查认为欧委会未向高通披露全部调查证据侵犯了高通的辩护权,且英特尔的芯片组与高通的芯片组功能不完全均等,并不能证明有关付款与苹果降低转向其竞争对手以获得LTE芯片组供应的动机之间存在关联关系,最终裁定撤销了该处罚决定。


尽管欧盟普通法院撤销了2018年欧委会对高通的处罚决定,但其裁定书并非完全推翻了欧委会的认定,也未径自指明高通的行为不构成垄断,只是认为欧委会调查的程序存在瑕疵并且证据不够充分。欧委会或将继续向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提起上诉,以维持原先的罚款决定,高通不能仅因此次裁定被撤销就高枕无忧。


另一方面,2020年2月6日,高通在一份监管文件中表示,欧盟正就射频芯片调查其是否利用在5G调制解调器芯片市场的地位从事反竞争行为。若发现违规行为,欧盟委员会可能会对其年度收入处以最高10%的罚款。目前欧委会还未公布调查结果,但可以看出欧盟并未放弃对高通的垄断调查。


美国FTC放弃对高通垄断案的上诉


相比欧盟委员会仍未放弃对高通垄断的持续关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则直接妥协,于2021年3月29日正式宣布放弃针对高通长达四年的反垄断诉讼。


该机构曾向法院指控高通滥用其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的主导地位,一审法院认定高通在销售芯片外额外收取芯片中包含的专利费用违反专利权用尽原则,对芯片采购商采取“无许可、无芯片”的模式、收取高额的专利费率,对其他芯片供应商拒绝许可标准必要专利(SEP,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实施独家交易排挤竞争对手等行为构成垄断并支持了FTC的禁令要求。高通公司随后向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上诉法院三名法官一致意见推翻了一审裁决。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认为,高通施行“无许可,无芯片”模式是为了防止设备制造商只购买芯片而拒绝为专利付费。而这是专利排他的一部分。“专利所有者被明确赋予排除他人制造和使用专利的权利,其中当然包括排除那些想购买高通芯片但不为专利付费的竞争对手。”


高通上诉期间,美国国防部、能源部及司法部均明确反对一审判决,认为该判决将使美国面临安全风险,可能会动摇美国在5G技术和标准制定方面的领导地位。最终,FTC表示不会请求最高法院对于联邦上诉法院裁决进行复审,原因在于,一方面,可能面临证据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出于保护本国科技产业的目的,会给复审道路施加很大阻力。


我国执法机构对诺基亚等SEP不合理定价行为展开调查

 

美国对高通的反垄断诉讼到此结束,但随着智能手机和5G技术的飞速发展,全球各大企业对SEP标准必要专利的抢夺如火如荼,我国华为、中兴等技术企业蓬勃发展,国内也开始再次关注SEP持有者的不合理定价行为。


2022年6月14日,据报道,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正在调查诺基亚等5G专利持有人在许可费方面的反垄断问题。


通信SEP许可费率和及许可条件问题一直是多年以来困扰行业的顽疾。高通曾披露“自成立以来,高通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资超过730亿美元......高通公司每年的许可收入达到65亿美元左右”,而华为2019年的一份公开声明提到华为在过去十年已累积投入研发730亿美元。对比之下,同样的730亿美元研发投入,高通用了37年,华为只用了10年。华为的研发投入超过了高通、爱立信和诺基亚过去三年的总和,但许可收入却只不到三家的6%[1]。 随着SEP持有者不断涌入中国,不断增加的SEP收费正在大量吞噬中国智能手机企业的研发资金。


此次调查也释放了一个信号:中国执法机构已经关注到了5G时代SEP垄断性定价的问题,并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加强监管。


事实上,早在2015年2月9日,我国国家发改委就对大量SEP持有者高通的垄断行为进行过处罚,认定其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对其处以高达60.88亿元人民币的罚款。


决定书称,高通在CDMA、WCDMA和LTE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和相应的基带芯片市场均具有支配地位。而高通滥用该等支配地位,以无线通信终端的整机批发净售价作为计算专利许可费的基础约定不变的专利许可费率,强制许可过期与非标准必要专利,将SEP许可与基带芯片捆绑销售并要求被许可人向其进行专利免费反向许可,在基带芯片销售中附加不挑战专利许可协议的不合理条件等,构成不公平高价、捆绑销售和无正当理由附加不合理条件。发改委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处以罚款人民币60.88亿元并对高通提出了一系列整改要求。


具体整改要求包括:

  • 应当向被许可人提供专利清单,不得对过期专利收取许可费;

  • 不得违背被许可人意愿,要求被许可人将持有的非无线标准必要专利免费反向许可;

  • 不得在坚持较高许可费率的同时,以整机批发净售价作为计算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的基础;

  • 不得在专利许可时,没有正当理由搭售非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

  • 不得以潜在被许可人接受过期专利收费、专利免费反向许可、没有正当理由搭售非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等不合理条件为前提,不得将被许可人不挑战专利许可协议作为当事人供应基带芯片的条件[2]。


但前述要求仅限于中国境内。


除了高通之外,2019年,中国手机厂商投诉爱立信在3G和4G SEP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收取过高的授权许可费,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随后对爱立信启动反垄断调查,但截至目前还没有处罚结果。

 

5G时代再次关注SEP持有者垄断定价的必要性


2018年高通和爱立信先后公布了5G专利收费标准。高通专利5G手机收费标准为,单模5G手机:2.275%;多模5G手机(3G/4G/5G):3.25%。爱立信公布的专利收费标准为高端设备5美元/部,低端设备2.5美元/部。


2015年发改委对高通的处罚以及对爱立信的调查确实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此类SEP持有者的垄断行为,并使其一定程度上调低了许可费用,但结合当下高通与其他智能手机产商的发展,当初的处罚决定可能并未完全解决以高通为代表的SEP持有者垄断之忧:

1. 未撼动其“无许可,无专利”的商业模式

发改委虽然要求高通销售基带芯片时不再要求被许可人签订包含不合理条件的许可协议,不将“不挑战专利许可协议”作为向我国被许可人供应基带芯片的条件,但这并不意味着高通必须向包括非被许可方在内的所有用户销售基带芯片,因其列举的不合理条件只有“要求被许可人接受过期专利、免费反向许可、无正当理由搭售非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不挑战专利许可协议”。


该等要求只是禁止高通强迫被许可人接受发改委认为不合理的许可协议条款,但并没有改变其通过拒绝向非被许可人销售芯片实现其“无许可,无芯片”的商业模式。


2. 未对以整机为计价基数的收费模式做出调整


针对收取不公平的高价专利许可费问题,发改委责令高通“不得在坚持较高许可费率的同时,以整机批发净售价作为计算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的基础”,而对此,高通提出的整改措施是“按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为基数计算专利许可费,并相应调低了在中国销售的产品所需的3G和4G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


但对于按整机批发净售价作为专利授权费计算基准问题,发改委作出了妥协,未改变其计费方式。此外,高通强调被许可人获得中国市场内六五折基数计费的方式只是一种要约,被许可人可以选择是否采用。如果采用了这种要约,被许可人在海外市场仍需要和高通单独签订许可协议,而海外的计费基数依然是整机价格的100%,费率也需另行协商确定。


可见,2015年的处罚和整改并未撼动此类整机收费方式,下游厂商仍然需要为专利支付高额的成本。


与高通相似,爱立信也是按照整机售价收取一定比例费用的形式,只是其比例相对较低,为1%,虽然2018年后其在5G收费标准上改为了固定标准,未再以整机售价为基数,但其公布的专利许可费仅覆盖5G技术的标准必要专利,且对比华为2021年3月16日公布的收费标准(最高2.5美元/部)仍然很高,不包括应用型专利,对于2G、3G、4G技术,爱立信仍会按之前的整机收费模式继续收取许可费。换言之,爱立信的5G专利许可费要叠加到此前的费用上,对手机厂商来说仍然是不菲的许可成本。


3. 未能解决5G标准市场


在2015年应对发改委的处罚过程中,高通公司主动提出了一揽子整改措施,但其声明这些整改措施只适用于3G和4G标准的要约。


当下5G飞速发展,全球各大企业都在争夺5G标准必要专利,此前对高通和爱立信的调查都只局限于3G和4G,对其作出的限制已然无法遏制其在5G市场的行为。

 

现如今,5G技术已成为大势所趋,在全球竞相展开标准必要专利争夺的背景下,如何有效推动技术创新和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成为了至关重要的话题。对此,欧盟和美国已经在实际执法司法中展现了自己的态度,通过近年互联网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日益提升国际话语权的我国也应当关注当下国内SEP市场的竞争是否公平有序、如何能够有效推动国内企业的技术创新,对于垄断性定价等行为,应当积极考虑适用《反垄断法》开展调查,推动相关SEP持有人合理授权,促进相关经营者技术创新,实现我国乃至全球相关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注 释

[1] 微信公众号“企业专利观察”文章:《研发投入730亿美元,高通走了37年,华为用十年》,2022年5月17日。

[2] 发改办价监处罚[2015]1号



团队简介

卓纬竞争与反垄断团队始终秉持客户至上的理念,为客户提供各行业经营活动全流程的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法律服务。我们可以为客户提供的服务包括:经营者集中申报业务、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调查应对及诉讼业务、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合规及培训业务等。目前,我们已经为原料药、钢铁、房地产等领域的行业头部企业提供过反垄断法律服务,均获得好评。


卓纬竞争与反垄断团队由众多合伙人、资深专家顾问、律师、律师助理组成,具有独特的优势,具体特色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 团队既包括熟谙中国执法环境和具有精深理论功底的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律师,也包括长期从事国外法律服务的律师以及专业的资深顾问,可以保证高水平的服务质量;

  • 能够与国际合作伙伴无缝对接,满足客户在全球的反垄断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需求;

  • 可以将成本控制在预算内解决复杂的反垄断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问题。

分享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