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卓智见微 | 当心!恶意抢注商标也要赔钱啦! ——厦门和美泉饮水设备有限公司等与艾默生电气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日期:2022/6/22

裁判要旨


商标抢注行为难以被认定为善意的且系为正常经营活动或维护自身知识产权所需,应属明显的商标囤积牟利行为,且将抢注的商标用于公司网站等经营活动中,具有借助他人知名品牌进行不正当竞争等意图,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损害了他人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基本案情


艾默生电气公司(以下简称艾默生公司)以厦门和美泉饮水设备有限公司(原名:厦门安吉尔水精灵饮水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美泉公司)、厦门海纳百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纳百川公司)、王移平和厦门兴浚知识产权事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浚公司)多年来针对艾默生公司“爱适易”系列商标长期批量恶意注册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停止侵权,支付损失500万元等。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定,本案中被诉商标抢注行为从2010年12月持续至2019年5月,艾默生公司的“爱适易”品牌在食物垃圾处理器领域已具有一定的影响,和美泉公司、海纳百川公司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导致艾默生公司通过提起商标异议、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诉讼等方式维护其合法权益,损害了艾默生公司的合法权益,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制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王移平作为安吉尔水精灵公司、海纳百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控股股东,对于该两公司所实施的商标抢注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主观上明知,可以认定其与和美泉公司、海纳百川公司存在意思联络,构成共同侵权;作为专业的商标代理机构,兴浚公司在明知委托人所委托注册是商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规定,系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情况下仍接受委托,其行为属于帮助侵权行为。法院最终判决和美泉公司、海纳百川公司、王移平等停止侵权行为,共同赔偿损失160万元等。


和美泉公司、海纳百川公司和王移平、兴浚公司提起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和美泉公司等的商标抢注行为难以被认定为善意的且系为正常经营活动或维护自身知识产权所需,应属明显的商标囤积牟利行为,且其将抢注的商标用于公司网站等经营活动中,具有借助他人知名品牌进行不正当竞争等意图,其通过侵害艾默生公司在先权利而恶意取得、行使商标权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王移平因存在共同侵权行为而承担连带责任,兴浚公司明知委托人所委托注册的商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规定,系恶意抢注商标,仍接受委托,一审法院认为其行为属于帮助侵权行为并无不当,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峰锐评


这个案子涉及到很多的法律问题,最为关键的包括恶意抢注行为民事侵权责任承担、法定代表人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情形、代理机构帮助侵权认定。由于篇幅有限,这里仅探讨恶意抢注行为民事侵权责任的承担。至于法定代表人与公司连带责任承担的问题,留待下期讨论。


商标行政确权授权领域,对于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抢注,适用规则越来越严格。甚至出现了相当大一部分被冤杀的商标申请、绝对性条款的不断升级和滥用,充分体现了在商标注册制背景下,即无法改变基本注册制度,又想不断强化商标使用对于商标核心功能作用发挥的绝对性地位产生的诸般纠结。


但不管制度在运行和操作过程中如何存在问题,出发点之一打击恶意抢注、打击囤积商标资源行为是完全正确的。实际上,即便毫不留情,甚至有些矫枉过正的打击,单纯从行政确权和授权程序中体现这一态势,对于打击恶意抢注见效不大。抢注人完全可以在后继续布局、略加修改标识或更改注册类别群组,违法成本极低,权利人被迫陷入不休止的维权中,一旦松懈前功尽弃。而且基于商标无效和异议申请制原则,权利人也无法指望商标局如同蝙蝠侠一样主动为之伸张正义。抢注和挤占商标资源自然无法得到顺利解决。


福建法院的这一判例,确认恶意抢注行为构成民事侵权,实际上有效增加了抢注人违法成本,且更易被社会信用评价体系所接纳,有助于有效打击恶意抢注等知识产权违法行为。


按照《民法典》侵权责任编的规定,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必须具备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和主观过错等四个要件。


在明知艾默生公司“爱适易”商标知名度的情况下,王移平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和美泉公司、海纳百川公司先后在多个类别的商品或服务上注册与艾默生公司“爱适易”系列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而在2011年至2019年长达9年时间里,美泉公司、海纳百川公司先后多次抢注艾默生公司在先知名度较高商标、其他市场主体国际国内知名商标,已明显超出正常的生产经营需要,导致包括艾默生公司在内的权利人不得不左一次右一次提起商标异议、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诉讼等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违反了基本的商业伦理和商业道德,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本案中,法院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原则性条款认定恶意抢注构成违反公认商业道德,扰乱市场竞争秩序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而艾默生公司为提起商标异议、商标无效及后续行政诉讼,支出了大量的律师费等成本。而现实中,也有很多被抢注企业因为抢注主体不适当的使用抢注商标而导致商誉受损。比如化妆品商品上“契尔氏”商标被他人在先注册后,使用该商标的化妆品被行政机关认定为不合格产品,导致欧莱雅集团不得不站出来澄清自己与被认定不合格的“契尔氏”化妆品无关。这些都可以作为损害事实的依据。


主观过错是这类侵权行为最重要的考量要件。基于商标资源的稀缺性和商标事务的专业性,不可能将任何申请相同或近似商标的主体都认定为主观上存在过错。由于赔偿责任的存在,对于主观过错的认定应当较为谨慎,否则将是对商标注册制规则的严重破坏。实践中,应当重点考量如下因素:


1、是否有明确在先裁判或知识产权行政机关认定抢注。本案中生效裁决已经多次认定抢注,行为人仍然继续抢注同一主体的知名商标,难谓没有主观抢注故意。侵权责任追究中,常见权利人通过律师函或警告函方式行为人侵权风险,如果函件送达后仍然侵权的,视为主观故意甚至恶意。但我认为,对于商标抢注而言,不能简单适用以上规则。因为商标抢注的认定属于较为专业事项,需要考虑行为人本身专业属性、背景、被控抢注行为明显情况等,以判断行为人应承担注意义务的合适边界。

2、权利人商标的知名度,对于驰名商标而言,需要经过大量宣传和使用,已经积累了较高知名度和美誉度,行为人不可能不知道其知名度。

3、被抢注商标的固有显著性。如果固有显著性较高,其商标标识本身原创性一般会较强,他人注册相同或近似商标的“巧合”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也可以作为主观过错的重要考量因素。

4、是否存在多次类似行为,典型的包括针对同一权利人数个商标的抢注、针对同一商标的数次数个类别的抢注、针对不同权利人知名度较高商标的多次抢注等。

5、接触的可能性。包括是否为同行业、同地域,是否存在代理或其他商业关系等等。


综上,福建法院的判决确实给恶意抢注行为敲响了警钟,个人感觉比一次又一次的“蓝天”运动可能会更为有效,不过基于商标注册本身的极高专业性,此类侵权行为的认定应当慎之又慎,在承认我国商标注册制基础的大背景下,合理划定注意义务的边界。


至于代理机构帮助侵权的认定,我只能说,知识产权代理不愧为“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最好的诠释!对比下证券市场虚假陈述后律师事务所承担部分连带责任判决作出后众多热议和愤愤不平,以及同样中介机构承担部分连带责任本案判决后的无人问津,还是默默俯下身低下头继续眼前的苟且,人生多艰,且行且珍惜吧。


分享文章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