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美欧对俄罗斯海运石油运输服务禁令与限价机制介绍和思考
日期:2022/9/30

自2022年2月俄乌冲突以来,欧美各国逐渐将制裁重点转向降低欧美各国国内的通货膨胀以及实现对乌克兰降低俄罗斯石油收益的承诺。2022年9月9日,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理处(以下简称“OFAC”)发布《关于实施针对俄罗斯石油的海运石油相关服务政策和相关价格例外的初步指南》,拟对俄罗斯原油及其石油产品的海上运输实施服务禁令,以达到限制俄罗斯石油出口价格的目的。2022年9月2日,七国集团(以下简称“G7”)财长在德国柏林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将对俄罗斯原油以及石油产品设定价格上限。而早在2022年6月3日,欧盟委员会公布的第六轮对俄罗斯制裁措施,计划到年底前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并给予部分国家石油禁运豁免。


美欧等国对俄罗斯海运石油制裁的底牌来自于G7对全球石油航运融资和保险的垄断性控制。在石油运输方面,根据知名物流网站Daily Logistics于2021年11月14日公布的统计数据,全球前十大油轮运输公司中,G7成员的油轮运输公司占了9家。在海运保险方面,根据英国劳合社(Lloyd's of London)公布的2019年数据显示(这也是其已公开的最新相关数据),前十大海运保险公司均位于G7国家。布鲁塞尔的智库Bruegel于2022年发布的数据称,全球90%以上的海运船是通过总部设在伦敦的保险商协会投保。


本文将俄乌冲突以来欧美等国对俄罗斯石油产业的一系列制裁进行归纳整理,着重对本月初G7以及美国公布的对俄海运石油“价格上限”机制进行介绍,供读者参考。


一、美国财政部《关于实施针对俄罗斯石油的海运石油相关服务政策和相关价格例外的初步指南》


该指南规定,从2022年12月5日起,美国对俄罗斯原油海上运输禁令生效;2023年2月5日,对俄罗斯石油产品海上运输禁令生效,但不高于设定价格上限的原油及石油产品将会被豁免。这份方案是一份俄罗斯油价上限的粗略合规指南,以问答的方式对与俄罗斯原产原油和石油产品的海上运输相关的广泛服务政策进行了介绍,要求私营公司证明其进口俄罗斯石油的价格低于美国或美国与其他七国集团成员设定的价格上限,并实现以下三个目标:(1)保持俄罗斯海运石油对全球市场稳定且持续的供应;(2)减少能源价格上涨的压力;(3)在俄乌冲突导致全球能源价格上涨的背景下,减少俄罗斯从石油出口中的获益。其主要内容包括:


(一)执行14071号行政命令


根据该指南,OFAC将:

  1. 允许美国买家或第三国买家从美国或由美国人以价格上限或低于价格上限的价格直接或间接出口、再出口、销售或提供与俄罗斯海运石油有关的服务。

  2. 如果美国买家或第三国买家从美国或由美国人购买俄罗斯海运石油的价格高于价格上限,则该交易将会被禁止。

为了与OFAC其他的制裁保持一致,该框架将作为一项服务禁令来执行。接下来,OFAC还将发布关于海运服务政策所涉及的服务指南。


(二)价格上限机制的制定和遵守


同意执行海事服务限制措施和价格例外的国家,以及承诺实施进口价格上限的国家,将参与价格上限联盟的磋商并就价格上限的水平达成一致意见。OFAC将进一步发布关于如何公布和更新价格上限水平的补充指南。


所有行为人需要遵守记录留存和证明流程,以使俄罗斯海运石油供应链所涉各方能够证明或确认采购的石油价格低于或等于价格上限。海运服务和保险服务提供者在对制裁风险进行常规尽职调查的基础上,还要履行该记录保存和证明流程,包括调查通过规避行为违反海事服务限制政策的风险,使得俄罗斯海运石油供应链中的各方都能证明和确认其所参与的石油交易价格是低于或等于价格上限的。供应链中的各方将根据其在供应链中的位置被划分为三个等级,即:


一级行为人 :包括商品经纪人、炼油商、进口商、贸易商,应保存并根据需要向其他相关方提供以价格上限或低于价格上限购买俄罗斯海运石油的文件,包括发票、合同或收据/应付账款证明。


二级行为人 :包括金融机构、运输公司等。二级行为人应向一级行为人索取、保留并根据需要向其他相关方提供以价格上限或低于价格上限购买俄罗斯海运石油的文件或出具相关承诺证明。


三级行为人 :包括保险公司、再保险公司、货物/船舶保险公司、保赔协会等。三级行为人应接收并保存客户的相关证明,其中包括客户承诺不购买高于价格上限的俄罗斯海运石油的声明。


(三)“安全港”制度


OFAC将要求一、二、三级行为人将相关记录保留五年。同时,OFAC还为服务提供商提供了一个“安全港”制度,旨在保护服务提供商免于因恶意行为和做出重大失实陈述的人提供的虚假记录而对潜在的违反制裁行为承担责任。


在知情的情况下购买超过价格上限的石油且受海事服务限制政策约束提供服务的人士,以及在知情的情况下向服务提供者提供虚假信息、文件或证明的人士则可能成为OFAC采取执法措施的对象。


(四)存在规避价格例外行为的“危险信号”


OFAC将发布有关消息,提醒业界注意规避价格上限可能出现的危险信号,类似于OFAC以前发布的建议,提醒海运业注意规避制裁的欺骗性航运做法,以及可考虑采用的、减轻制裁风险暴露程度的最佳做法。其中,危险信号包括:

  1. 欺骗性航运的证据;

  2. 拒绝或不愿提供所需价格信息;

  3. 异常有利的支付条款、高昂的成本或坚持使用迂回或不透明的支付机制;

  4. 货运文件有存在被篡改的迹象;

  5. 使用新成立的公司或中介,尤其是在高风险司法辖区注册的公司或中介;

  6. 不正常的航线等。


二、G7国家联合声明


在2022年9月2日公布的联合声明中,七国集团(The Group of Seven,正式成员国有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欧盟为非正式成员)领导人重申了共同承诺,即阻止俄罗斯从其发动的侵略战中获益,支持全球能源市场的稳定,缓解全球油价压力以及减少负面经济溢出效应。为贯彻这一承诺,G7与其盟友将禁止向俄罗斯原油以及石油产品提供海上运输服务,除非其认定俄罗斯海运原油或石油产品的购买价格不高于G7联盟确定的价格。G7正在寻求建立一个广泛的国家联盟,以最大限度地提高上述措施的有效性,并敦促所有仍然寻求进口俄罗斯石油和原油产品的国家承诺只以符合或低于价格上限的价格进口俄罗斯石油;同时,G7还会制定有针对性的缓解机制,采取限制性措施,以确保脆弱的中低收入国家能维持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全球能源市场的贸易。


声明还宣称,俄罗斯石油的初始价格上限将根据“一系列技术数据”设定,并需得到G7的一致同意才可通过。G7还将建立一个跨区域管辖的合作框架,以确保价格上限的有效执行和落实,并能得到有效的监督。限制俄罗斯原油价格上限的时间与欧盟第六轮制裁实施相关措施的保持一致。这意味着,G7将可能从12月初开始对俄罗斯原油出口价格设置上限,这与欧盟对俄罗斯原油海上运输禁令生效日保持同步。


据称,以G7为代表的全球石油消费国准备与俄罗斯就原油出口价格上限进行谈判。


三、欧盟制裁:石油禁运和金融制裁


2022年6月3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第六轮对俄罗斯石油的制裁措施,主要措施包括:

石油禁运:欧盟将在6个月内禁止进口俄罗斯的原油,8个月内禁止进口俄罗斯的石油产品,但豁免通过管输方式进口俄罗斯原油的成员国,并对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进口俄罗斯海运原油和减压蜡油进行了豁免。制裁生效日与美国,G7国家同步。


石油保险禁令:欧盟将禁止其境内的保险公司为运输俄罗斯石油的油轮提供保险,且该石油保险将在六个月内分阶段实施,这也与美国,G7国家同步。


限制能源交易结算:将排除在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系统 (SWIFT) 系统之外的俄罗斯银行从7家增加至10家,其中包括俄罗斯最大银行俄罗斯储蓄银行 (Sberbank)。

欧盟是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的地区,希望通过尽快推动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机制的方式,让俄罗斯石油以较低的价格稳定地输入欧盟地区,解决其能源供应、通货膨胀过快等问题。


四、我们的分析与思考


基于公开信息和我们对美国制裁历史经验的理解,我们有如下思考与读者分享:


(一)美国和欧盟,G7国家积极推进的俄罗斯石油限价联合,可能会吸引并促成一些国家加入该限价联盟。并借此占领“道义制高点”,证明其石油价格上限机制的“正义性”和“普惠性”:

  1. 价格上限联盟可有效减少俄罗斯石油出口收入和继续乌克兰战争的经济资本;

  2. 促进全球石油价格的下降,价格上限联盟可能将适当降低全球各国采购俄罗斯石油的成本,受损的只有俄罗斯;

  3. 降低全球滞胀风险,一旦成功,将成为美欧的新政治资本;

  4. 当然,限价联合最终能否成功,也取决于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国际能源署的态度和积极参与。


(二)短期内,价格上限机制可能会刺激俄罗斯减少石油出口。为弥补俄罗斯石油出口空缺,美欧等国将会增加各国进口石油的产量和渠道,如增加沙特、哈萨克斯坦、美国和加拿大等石油出口大国的石油产量。同时,美国也极有可能调整并放松对中东产油国伊朗以及委内瑞拉的石油制裁,以弥补俄罗斯减少出口的份额。至少,美国的石油出口国地位已经得到提升,是欧盟的主要石油供应国。


(三)为应对美欧所主导的价格上限机制,俄罗斯可能会采取以下措施:

  1. 对加入限价联盟国家和非联盟国家制定差别化石油价格,部分对冲欧美的限价措施带来的经济损失;

  2. 加快能源出口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与邻国的石油项目。同时,俄罗斯还会减少对海运石油的依赖,调整并增加管道石油出口的比重。


(四)印度和土耳其等大量进口俄罗斯石油的国家是否参加欧美石油限价制裁联盟,取决于各国对局势的掌握和国家利益考量。我国进口俄罗斯石油的海运及保险相对独立自主,受到该制裁令的直接影响不大,目前欧美的该制裁措施尚未有对他国的相关二级制裁的规定,但在12月5日限价政策部分生效时,可能会出台一些二级制裁措施,如对于为他国的以高于限定的价格购买俄罗斯石油的交易提供海运或金融保险服务实施二级制裁等。


(五)基于上述所预测,我们建议大型石油海运运输企业如中远海能等在现有合规体系基础上,参考美国临时指南及2020年5月颁布的《全球“非法”海运和规避制裁的欺骗性航运做法指南》,对运输供应链各环节进行尽职调查,梳理国际石油海运服务交易情况和风险,减少可能被怀疑是规避价格上限的航运做法,采取预防措施如补充条款等;金融保险企业也可以参照美国指南做好风险管控预备工作。一旦美国实施二级制裁规定或其他未被预测到的制裁,可及时衡量交易风险,决定是否中断,变更或继续该类交易,减少二级制裁规定可能对我方业务的干扰和冲击,当然企业的合规预算成本也须适当增加。这是从企业合规体系在本冲突中需要发挥作用的微观角度而言,在此之上,我们相信,石油运输企业一定会从维护国家安全的宏观角度出发,稳定石油进口渠道,采用多元化石油进口模式以降低国际动荡引起的风险和经济损失可能性。


美国对俄罗斯的石油运输服务制裁指南是欧美对俄罗斯众多制裁中的一部分,具体实施措施会随着国际局势的发展而有新变化,我们会持续跟进。


原文链接:

[1] https://dailylogistic.com/tanker-shipping-companies/

[2] https://lloydslist.maritimeintelligence.informa.com/LL1130061/Top-10-in-marine-insurance-2019

[3] Preliminary Guidance on Implementation of a Maritime Services Policy and Related Price Exception for Seaborne Russian Oil,https://home.treasury.gov/system/files/126/cap_guidance_20220909.pdf;

[4] G7 Finance Ministers′ Statement on the united response to Russia′s war of aggression against Ukraine,https://www.mof.go.jp/english/policy/international_policy/convention/g7/g7_20220902.pdf

[5] 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IP_22_2802


分享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