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卓智见微 | 设立不同公司就可侵权无忧?想得美!——简评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中法定代表人连带责任的承担
日期:2022/6/25

设立不同公司就可侵权无忧?想得美!

——简评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中法定代表人连带责任的承担

 

 

【裁判要旨】


公司股东和/或法定代表人,如果在公司经营过程中所实施的行为系代表公司而非个人,自然无需其个人承担责任;但是,如果有证据证明公司股东和/或法定代表人个人实施了相关共同侵权行为,则依法应由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基本案情】


阿鲁克集团公司(ALUK GROUP S.P.A.,以下简称阿鲁克意大利公司)是注册于意大利的公司,成立时登记使用"ALUK"作为商号。阿鲁克幕墙门窗系统(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鲁克中国公司)是阿鲁克意大利公司全资设立的子公司。相关媒体在对"阿鲁克"、"ALUK"产品进行报道时,通常使用"意大利阿鲁克"、"意大利阿鲁克门窗"、"阿鲁克门窗"等描述性词汇指称阿鲁克中国公司及其母公司阿鲁克意大利公司的产品。


夏某原系阿鲁克中国公司员工,2011年4月14日,夏某及其妻董某某投资设立上海外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斯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夏某。阿鲁克中国公司曾授权外斯公司代理销售ALUK产品,但在代理销售期间,外斯公司销售了假冒ALUK商品,经法院判决承担了相应的侵权责任。后外斯公司被注销。2013年7月,夏某及董某某收购嘉善博大文体用品有限公司,变更公司名称为浙江阿鲁克幕墙门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阿鲁克公司),同时将经营范围变更为铝合金门窗的生产、销售、安装,建筑幕墙的设计、施工等。夏某任浙江阿鲁克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及经理。


阿鲁克意大利公司、阿鲁克中国公司发现浙江阿鲁克公司、夏某将"阿鲁克"及"ALUK"作为商号使用,营业场所大门处有"意大利阿鲁克幕墙门窗系统 嘉兴中转基地"字样;生产、储存的门窗系统产品上均使用了"ALUK"标识。在宣传册内,浙江阿鲁克公司宣传其"ALUK"门窗系统产品,同时宣称外斯公司为"阿鲁克"、"ALUK"注册商标的权利人。所留的联系信息为"阿鲁克幕墙门窗系统 上海外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联系地址为上海市秀浦路2500弄上海总部湾6号楼908室,网址为www.alukchina.com。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浙江阿鲁克公司与夏某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连带赔偿阿鲁克意大利公司、阿鲁克中国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50万元,在《中华建筑报》及中国建筑新闻网等杂志媒体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


法院经审理认为,夏某明知“阿鲁克”系阿鲁克意大利公司、阿鲁克中国公司的企业字号,在代理销售阿鲁克中国公司产品期间,与其妻更名设立浙江阿鲁克公司,主观上有引起混淆的故意,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浙江阿鲁克公司、夏某对“阿鲁克”字号的注册及使用,构成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浙江阿鲁克公司在经营场所、对外发布的宣传册、销售合约、技术支持协议等处使用“意大利阿鲁克门窗幕墙系统”、“Aluk VERONA-ITALY阿鲁克幕墙门窗系统”、“意大利阿鲁克公司”、“ALUK GROUPSPA,DUBAI(ASIA)”等字样,并以自己是“ALUK”品牌的权利人进行广告宣传,极易造成混淆,使相关公众误认为浙江阿鲁克公司的“ALUK”产品来源于阿鲁克意大利公司,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本案中,夏某与浙江阿鲁克公司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具有侵权的共同故意。首先,根据夏某多年与阿鲁克中国公司产品相关的从业经历,可以认定其熟知“阿鲁克”字号及其 ALUK 产品质量、销售渠道等。其次,本案中夏某不仅通过浙江阿鲁克公司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还在外斯公司注销后,假借外斯公司名义,与浙江阿鲁克公司共同实施不正当竞争等侵权行为。因此,夏某和浙江阿鲁克公司对涉案侵权行为主观上具有共同侵权的意思联络,客观上具有通力合作的行为协作性,结果上具有导致损害后果发生的同一性,其各自行为已经结合构成了一个具有内在联系的共同侵权行为,夏某应就被诉侵权行为与浙江阿鲁克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综上,该院遂判决:浙江阿鲁克公司、夏某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连带赔偿阿鲁克意大利公司、阿鲁克中国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人民币 20 万元,并在《中华建筑报》及中国建筑新闻网上就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


【锋锐评】


有限责任公司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对外独立的承担法律责任,通常情况下法定代表人作为自然人是无需就公司的行为承担相应侵权民事责任的。公司股东按照《公司法》规定更是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通常不对公司民事侵权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有通常就有例外。民事领域的例外一般都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种是约定的例外,另一种是法定的例外。


约定的例外,即合同中约定法定代表人或股东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通常是在公司缺乏相应资信的情况下,合同向对方要求法定代表人或股东为该公司订约、履约、解约等提供连带保证。比如特许经营合同中,约定加盟店店主个人对成立有限责任公司的加盟店履约及违约赔偿提供连带担保责任。更常见的是法定的例外。


一是法定代表人作为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比如公司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法定代表人或股东将公司资产暗自转移,


二是法定代表人以个人行为与公司构成共同侵权,依法承担连带责任。承担连带责任的前期,是法定代表人已经脱离了代表公司的职权范围,以个人行为或个人意志参与公司共同侵权行为,从行为人来说可以有效区分为两个行为主体,进而认定法定代表人和公司成立共同侵权。


实际上,第一种情况和第二种情况有时在法理上很难区分,或者说存在竞合的情况。特别是法定代表人与公司人格混同或债务混同的情况。如(2014)民申字第1250号魏宝钧、石艳春等与郑树茂、荆志成借款合同纠纷纠纷案,最高法院认为魏宝钧作为法定代表人的签名,对外代表公司。但是,涉案借款在实际支付时分别打入了魏宝钧和石艳春的个人账户而非盛达公司账户,该情形实为以盛达公司名义借款,而款项实际进入股东个人账户,可以认定为债务的混同,魏宝钧个人应与盛达公司对该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这种现象也较为突出。例如本案中,法定代表人夏某具有多年与阿鲁克中国公司产品相关的从业经历,熟知该公司产品情况,更重要的是,其前后设立两个公司均在抄袭、摹仿权利人字号、商标,经销假冒权利人商标的商品,其虽然表面法律地位为该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该两个公司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均是来源于夏某的意志,从公司法角度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利用公司有限责任的规则逃避其应当负担的法律后果责任,从侵权责任角度应当认定主观上存在共同侵权意思联络,客观上具有共同侵权、通力合作的属性,构成共同侵权。


再如上期提及的福建高院审结的艾默生电气公司诉厦门和美泉饮水设备有限公司、厦门海纳百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王移平和厦门兴浚知识产权事务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王移平通过自己意志使两个控制的公司先后抢注多枚与艾默生公司“爱适易”系列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即和美泉公司抢注被法院认定违反商标法,又以海纳百川公司继续抢注商标,故王移平很难以有限责任来逃避自身法律责任,与两个公司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换言之,在抢注商标这一行为考量中,也可以认定王某滥用股东有限责任和法人独立地位,王某与和美泉公司、海纳百川公司实为人格混同。


分享文章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