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问题研究
日期:2023/8/24

公司法人人格属于法律拟制人格,但其对外活动需要由具体的人开展,故在公司法上创设了法定代表人的概念。法定代表人是公司的天然代表,其对外行为能够代表公司,法律效果亦由公司承担。因此,《公司法》赋予了法定代表人高于一般人的权利与义务。为防范法定代表人身份可能带来的法律风险,在发生罢免、辞职、辞退等异动情形时,法定代表人往往会要求公司涤除登记,由此可能引发公司与法定代表人之间的纠纷。故本文将围绕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有关问题进行专门探讨。

 

一、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是否以有效决议为前提

 

根据《公司法》第十三条、三十七条、四十九条的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其中董事由股东会选举和更换;经理由董事会决定聘任或者解聘。根据前述规定,从合规角度分析,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应当具备相应的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但是,本文认为并不能因此得出结论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以合法有效的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为前提条件。原因在于:

第一,从董事、经理与公司关系的角度而言,董事、经理与公司之间构成委托关系,董事经理系基于公司的委托代为行使法定职权,依法处理公司的委托事项。而根据《民法典》第九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 。因此,作为受托人的董事、经理可以随时解除与公司之间的委托关系,并要求公司办理涤除登记。

第二,从公平原则出发,苛求法定代表人提供涤除登记的有效决议,违背公平原则。对于法定代表人个人而言,通常情况下其本身不具备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主体资格,亦不具备单独促成公司做出合法有效的决议的能力,苛求法定代表人提供涤除登记的有效决议,无异于阻断了其可能的救济途径,有违公平原则。

第三,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不以有效决议为前提并非违背意思自治原则。有观点认为,法定代表人身份的变更未经决议有干涉公司意思机关决策之嫌。例如在(2021)沪01民终7912号案件中,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即认为“如被登记为法定代表人的自然人,其登记缘由并非非法原因,如被冒用身份等,则其身份的变更亦应当依照公司章程或依其被选任时所经程序,由公司意思机关做出决议,后尚可提出履行决议之诉,否则,法院替代公司意思机关做出判决变更法定代表人则缺少事实和法律依据,且有干涉公司意思机关决策之嫌”。对于这一观点,本文不敢苟同。意思自治的内涵包括公司有权通过内部决策程序选聘其认为适格的法定代表人或者罢免其认为不适格的法定代表人,但不应包括可以随意剥夺他人的自由,强迫他人登记为法定代表人,否则便违背了他人的自由。

综合上述,本文认为,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不应以有效决议为前提。

 

二、未办理涤除登记,法定代表人能否主张损害赔偿

 

实践中,与涤除登记相伴相生的一个问题在于,如果公司未办理涤除登记,法定代表人能否主张公司赔偿其损失。从大数据统计来看,法定代表人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通常难以获得支持。例如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受理的(2022)京0101民初2475号案件中,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未支持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的请求,同时也未支持其损失赔偿的请求,理由为“关于原告要求赔偿损失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而在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受理的(2021)京0118民初395号案件中,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支持了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的请求,但未支持其损失赔偿的请求,理由为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因此产生的必要费用的诉讼请求,鉴于双方对此没有事先约定,且原告未举证证明此项费用为必须,故本院不予支持。

本文认为,对于应当办理涤除登记而未办理涤除登记的情形,法定代表人有权主张损害赔偿。理由在于:涤除登记争议的发生往往系因为需要办理涤除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因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被限制高消费或采取其他执行措施,无论是限制高消费还是被采取其他执行措施势必会对于法定代表人的个人生活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基于公平原则,公司应当给予其一定的赔偿。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法定代表人被限制高消费或采取其他执行措施,其负有个人责任的,则公司不应再给予赔偿,以维护利益衡平原则。

 

三、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的执行困境

 

法院在处理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案件时,如支持原告诉请,会作出类似“某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XX内到XX市场监督管理局为原告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判决主文内容。日期一般为20日、30日或者特殊情况放宽至60日。但从实践经验来看,执行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因公司未确认新的法定代表人等原因,常常导致法院做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裁定,最终导致法定代表人涤除登记的目标无法实现。

面对这一客观现实,一些地方做出一些创新尝试。如在法定代表人栏记录为“依据XXX号协助法院予以删除”,用特殊符号标注为“法定代表人…”或“法定代表人-”。通过特殊符号完成对法定代表人信息的更正,变相地执行了涤除法定代表人身份登记的义务。这一处理方式对于需要涤除登记的法定代表人而言,确实实现了涤除登记的效果。但另一方面又引发了新的问题,即公司法定代表人缺位,进而引发公司治理层面一系列问题。此外,还可能助长法定代表人通过涤除登记方式恶意逃避法律责任的风气。法人涤除登记后的执行问题,还需要进行系统的方案设计,以寻找最优解。

 

四、法律建议

 

法人涤除登记是公司治理过程中非常常见的一类问题,对于公司而言,建议在发生员工关系异动等情形下及时做出相应的公司决议并办理变更登记手续。一方面履行变更的法定义务,满足公司合规管理的要求,避免潜在的法律风险;另一方面亦可避免因未及时办理变更登记而造成的公司治理上的不便。

对于法定代表人而言,建议与公司及时沟通,协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事宜。协商不成的,亦可考虑通过诉讼等方式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从实践经验来看,法定代表人除需证明发生罢免、辞职、辞退等异动情形外,还需证明已经法定代表人和公司已经无实质利益关联的证据,以消除法院关于法定代表人通过诉讼方式涤除登记恶意逃避法律责任的疑虑。具体证据需结合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基础背景展开,充分论证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基础已经丧失。

而关于涤除登记执行难问题,部分地区灵活的处理方式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还需立法机关通盘考虑,进行系统的方案设计,避免解决涤除登记问题之后引发新的问题。


分享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