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拟IPO公司,如何进行股权激励
日期:2023/1/3

拟IPO公司,如何进行股权激励

 

前言

 

股权激励可以创造公司和个人的利益共同体,激发员工的内在驱动力,有效地吸引和保留人才,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司通过实施股权激励来增强企业凝聚力。尤其是拟IPO公司已明确上市计划,基于股票上市后带来的流动性和较高增值,激励效果将更加突出。但与之对应的是,不少公司在制定、实施股权激励时出于便于管理、内部团结等因素,导致股权激励未能与公司的上市计划契合,致使股权激励反而成为上市审核过程中的重点关注问题。

 

基于上述原因,拟IPO公司在股权激励的选择和实施上,应当结合上市审核部门的监管要求,选择上市审核部门认可的激励模式和方案或者根据监管要求对已实施的股权激励进行规范和调整,否则,公司可能会在上市过程中付出较高的规范成本。本文拟从上市监管的角度,对常见的股权激励方式和可行性进行梳理分析,希望能够为拟IPO公司实施股权激励提供参考。

 

一、拟IPO公司股权激励的相关规定

 

虽然非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的情况相当普遍,但除特定类型公司(国有企业、高新技术企业等)外,并无法律法规进行明确、具体的规定。因此,多数拟IPO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均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等原则性规定。这也导致了市场上存在形式各样的股权激励方式,包括但不限于股票期权、限制性股票、业绩股票、虚拟股票等。

 

诚然,若公司暂时无上市计划,在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只要能够达到公司激励员工的目标,激励方式的选择可以多种多样,甚至可以相互结合应用。但若是公司有上市意向或明确的上市计划,则除了激励效果外,拟IPO公司更应当注重激励计划的合规性,否则可能会导致后续规范成本过高。

 

在上交所发布《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前,基于《证券法(2014修正)》“公开发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发行人股权清晰”的相关要求,发行人及中介机构一般会严格限制激励对象的人数,并要求在申报前加速激励计划的行权或终止相关计划。但修改后的《证券法》、上交所2019年3月发布《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及证监会2020年6月发布的《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不仅允许拟IPO公司带期权激励计划申报上市并对员工持股人数计算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同时也对拟IPO公司如何开展股权激励做了程序性的指引。

 

二、拟IPO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的具体类型

 

如上文所述,拟IPO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应当结合上市审核的具体要求,选择审核机构能够认可的激励方式。以芯海科技(688595)为例,其历史上虽采取过虚拟股权激励等多种激励方式,但为了符合上市要求,确保股权清晰,在申报前对该虚拟股票激励计划予以清理。

 

根据《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问题25,“激励计划的必备内容与基本要求,激励工具的定义与权利限制,行权安排,回购或终止行权,实施程序等内容,应参考《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予以执行。”而根据《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2018修正)》(以下简称“《股权激励办法》”),股权激励主要方式为股票期权和限制性股票。

 

(一)股票期权

 

根据《股权激励办法》,股票期权是指“上市公司授予激励对象在未来一定期限内以预先确定的条件购买本公司一定数量股份的权利。”根据《股权激励办法》及非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其实施步骤建议采取如下方式:

 

1. 确立激励对象

 

确定激励对象的范围和人数。激励对象不仅包括当前在职的核心人员,还包括公司未来发展需要的人员。

 

2.制定股权激励计划方案

 

根据公司希望达成的目标和实际情况设计股票期权实施方案,其内容包括对股权激励对象的规定,股票来源和数量的规定,对各类日期的规定,对行权价格和行权条件的规定,对会计处理的规定,对行权程序的规定,对权利义务关系的规定,对方案修订和终止情况的规定,以及对一些特殊状况处理方法的规定。

 

3.内部决策程序

 

期权激励计划的方案应当由董事会、监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如公司董事会已包含独立董事的,还应当由独立董事发表意见。

 

4.执行程序

 

期权激励计划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公司董事会或其他主体根据股东大会授权,按照激励计划约定的方式完成期权授予、内部登记程序。

 

5.签署协议

 

期权授予时,公司应当与激励对象签署《授予协议》等相关文件,公司可根据激励对象签署协议情况制作股票期权激励计划管理名册,记载相关信息并备查。


6.行权申请

 

如激励对象在期权生效且处于行权有效期内,以《行权申请书》向公司确认行权价格和数量,并支付行权相应的对价。

 

7.工商登记

 

在公司对每个激励对象的行权申请作出核实和认定后,按照申请行权数量将激励对象登记为公司股东或持股平台份额持有人。

 

上述为期权股票激励计划的一般性程序要求,如果公司拟申报前制定期权股票激励计划并拟在上市后实施,除上述步骤外,期权股票计划还应当满足《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问题25的相关规定,即期权股票计划的相关条件包括但不限于行权价格、激励数量等应当符合《股权激励办法》的要求。否则存在IPO申报前需加速行权或提前终止的可能。

 

此外,《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问题25规定“发行人存在首发申报前制定的期权激励计划,并准备在上市后实施的”,那么发行人制定的期权激励计划是否可以在申报前部分行权?根据该问题的解答“在审期间,发行人不应新增期权激励计划,相关激励对象不得行权;最近一期末资产负债表日后行权的,申报前须增加一期审计。”因此,笔者认为申报前制定的期权激励计划是可以在申报前行权,但需在最近一期末资产负债表日前行权完毕,以确保股权清晰,避免加期审计。

 

(二)限制性股票

 

根据《股权激励办法》,限制性股票是指“激励对象按照股权激励计划规定的条件,获得的转让等部分权利受到限制的本公司股票。”

 

由于限制性股票是一次授予,分期解锁。股票一旦授予,激励对象便可以享受持有期内分红派息的收益及股东大会/持股平台的投票权,在形式上享受股东权益较早。因此,目前多数拟IPO公司设立的持股平台往往采取限制性股票的方式,即通过设定服务期,限制激励对象处置合伙份额的方式实施激励。

 

相较于期权股票激励方式,限制性股票虽然享受股东权益较早,但对于拟上市公司来说管理便捷度不如期权激励,主要原因系限制性股票授予时涉及一次股权变动。如激励对象持股期间发生不满足激励条件情形时,需对股权再次变动。此时如激励对象与公司发生矛盾或纠纷,不予配合,手续就会变的复杂和不好操作,管理成本较高。这也是部分拟IPO公司实施限制性股票激励后迟迟不愿将激励对象显名登记的重要原因。

 

根据《股权激励办法》及非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限制性股票实施步骤建议采取如下方式:

 

1.确立激励对象

 

确定激励对象的范围和人数。激励对象应当是公司决定要激励的现有员工。

 

2.制定股权激励计划方案

 

根据公司希望达成的目标和实际情况设计限制性股票实施方案,其内容包括对股权激励对象的规定,股票来源和数量的规定,对各类解锁日期的规定,对会计处理的规定,对解锁程序的规定,对权利义务关系的规定,对方案修订和终止情况的规定,以及对一些特殊状况处理方法的规定。

 

3.内部决策程序

 

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的方案应当由董事会、监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如公司董事会已包含独立董事的,还应当由独立董事发表意见。

 

4.签署协议

 

限制性股票授予时,公司应当于激励对象签署《限制性股票授予协议》等相关文件,授予对象应当支付相应价款。

 

5.工商登记

 

在公司根据《限制性股票授予协议》及价款支付情况作出核实和认定后,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将激励对象登记为公司股东或持股平台份额持有人。

 

6.后续执行

 

后续董事会或其他主体根据股东大会授权办理限制性股票的解锁和回购(如需)事宜。

 

三、实施股权激励,审核关注重点

 

根据笔者自身项目经验及其他市场案例反馈问题,对于实施股权激励的多数拟IPO公司,往往面临如下几个问题:

 

(一)持股方式问题

 

拟IPO公司实施股权激励主要为了实现两个目标:(1)与激励对象形成利益共同体;(2)通过成功IPO实现较好的激励效果。因此激励计划采用何种持股方式取决于激励对象获得股权的时间节点。

 

绝大多数公司为了避免发行人层面股权频繁变动,避免股东人数超过200人,往往采用间接持股的方式。但如果激励对象范围较小,或者采用了申报前制定,上市后实施的方式实施期权股票激励(如天智航、芯原股份),则直接持股的激励效果更加突出也可以减少公司后续对持股平台管理的事务性工作。相反的,如果激励对象较多,或者采用的限制性股票激励方式,则采用间接持股的方式更有利于发行人历史沿革的梳理以及对激励对象的管理。

 

(二)激励人数问题

 

在2019年3月上交所发布《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前,通行的审核理念为员工股权激励无论通过何种载体,都需要直接穿透到员工个人并计算股东人数,因此,部分拟IPO公司在激励对象较多时,为规避股东人数突破200人以及便于管理,往往采用股权代持的方式实施,即由部门核心人员代表部分员工统一登记为公司的股东或持股平台的合伙人。但这一行为明确的违反了“股权清晰”这一重要原则,也同时导致了部分隐名激励对象与公司发生纠纷时,公司或控股股东不得不以较高的成本解决相应纠纷的结果。

 

《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年6月修订)》发布后,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明确的约定,即依法以公司制企业、合伙制企业、资产管理计划等持股平台实施的员工持股计划,在计算公司股东人数时,按一名股东计算(如微导纳米)。尤其是规定了参加员工持股计划时为公司员工,离职后仍按照员工持股计划章程或协议约定等仍持有员工持股计划权益的人员,可不视为外部人员。这一规定不仅避免公司为满足股东人数不超过200人而采取股权代持的方式,也同时减少了公司为避免股东人数超过200人,面对部分离职员工不配合情形时,以较高成本赎回的情形。

 

(三)股份支付问题

 

由于对员工进行股权激励通常是考虑到员工过去对公司所做的贡献以及未来持续吸引、保留该等职工人才,员工获得股权激励的价格一般均会低于公允价值。基于上述原因,《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年6月修订)》要求股权激励在特定情形下需要进行股份支付处理,并在财务数据中相应计提费用、扣减利润。

 

目前市场上对于公允价值的确定往往参考外部投资者入股的价格、同行业市场上公司并购的价格或者是对公司的价值进行评估等。但需提请拟IPO公司注意的是,无论采用何种方法确定公司的公允价值,均须确保与其他方式无重大差异,否则在审期间可能需要结合其他实际情况,要求公司重新确定股份支付的公允价值。

 

(四)授予时点问题

 

该问题是结合股东人数、股份支付相关背景后容易出现的综合性问题。部分拟IPO公司基于避免内部矛盾或便于管理的角度,往往在报告期初或报告期之前已设立持股平台,但平台人员始终保持不变,采用隐名的方式实施股权激励。待到拟申报前根据最终确定的激励人数以及股份支付的需要,来进行持股平台的调整,甚至会出现采用倒签的形式规避股东人数过多或规避股权激励对公司财务数据的影响。笔者认为该等方式存在较大风险。因为即便文件倒签完成,但相关实缴资本等相关底稿文件难以支撑,其次,如果为规避股份支付对财务数据的影响,将授予时点放到报告期外,在相关股份支付对公司期初未分配利润造成重大影响时,根据相关规定仍需要考虑是否适用股份支付。

 

结语

 

股权激励是一项综合性和系统性工程,其设计之初是为了让公司可以吸引人才并留住人才,将员工利益与公司利益捆绑在一起,IPO属于能够实现股权升值、显现股权激励效果的重要方式,因此,对于拟IPO公司,应当综合考量股份支付对公司财务状况的影响以及员工支付能力等方面因素,提前统筹安排,避免对公司申报上市造成不利影响,才能够确保股权激励产生最优的激励效果。

 

 

分享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