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绳墨之间 | 金融机构典型案例参考(2022年11月刊)
日期:2022/11/30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云:“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


绳墨两端,即法度两端,绳墨之间,即法度之间的模糊地带。金融机构面临的很多案件,都涉及法律的空白和司法实践的争议,这种空白和争议,给金融机构的业务带来诸多风险。本刊的目的,即希望通过研习最新的典型案例,识别金融机构不同业务环节的风险,并根据案例反映出的裁判趋势对金融机构提出有针对性的应对建议。


本参考为月刊,覆盖的金融机构主要包括银行、证券公司、信托公司、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公司、基金公司,案例选取少而精,均为近期公布的金融机构某一类业务引发的典型败诉案例,不会泛泛地讨论案例中的法律问题,而是侧重分析法院观点对金融实务的影响及应对。

 

一、IPO未清理的与股票市值直接挂钩的对赌协议无效——国内首例上市后对赌协议效力认定案

 

案号:(2021)沪民终745号

审理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9月

关键词:对赌协议;挂钩市值;IPO

 

(一)裁判要旨

 

投资方依据其与上市公司实控人在IPO前签订的对赌协议,要求实控人按投资方发出回购通知之日前30个交易日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收盘价的算术平均值作为对价回购其份额。法院认为,第一,该种计价方式可能导致上市公司股价异常波动,影响证券市场交易秩序;第二,采用该种计价方式的对赌协议属于《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明确规定的IPO前应当清理的与市值挂钩的对赌协议;第三,案涉股票在发出回购通知前后的交易价格走势不排除被人为操纵的可能。因此,法院认定直接与二级市场短期内股票交易市值挂钩的计价方式,涉及破坏证券市场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反公序良俗之情形,应属无效。但该计价方式无效不代表对赌无效,法院认为,各方可以重新协商确定计价方式,若协商不成,投资方可以选择按“未上市回售权”或“解禁后回售权”的计价方式要求实控人回购。

 

(二)卓纬点评

 

本案体现了司法审判尺度与监管规则的趋同。对于违反监管规定获取高额收益、可能破坏市场秩序的违规行为,司法裁判倾向给予否定性评价。但我们应当注意到与股价挂钩的对赌协议并非一律无效。对于不与股价直接挂钩的以及不在禁售期要求回购等对赌协议,只要不存在严重影响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和投资者利益的情形,法院通常会尊重合同效力。本案认定无效具有特殊性,主要体现为:第一,回购价格与股价直接挂钩,可能激励实控人做低股价,损害投资者利益;第二,案涉股票在回购基准日前后出现剧烈波动,不排除被操纵的可能,该回购条款有效可能变相激励对赌双方操纵股价,破坏证券交易秩序。

 

(三)应对建议

 

投资方在设计回购条款时,应尽量避免回购价格直接与股票市值挂钩,可以改为与净利润、财务绩效、市场占有率等指标挂钩。

 

二、被拆迁人对于拆迁补偿安置房的特种权利,优先于其他买受人的物权期待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和抵押权,可以排除抵押权人执行

 

案号:(2022)辽12民终1589号

审理法院: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10月24日

关键词:拆迁安置房屋;抵押权;排除执行

 

(一)裁判要旨

 

依照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2条,被拆迁人对回迁安置房产享有的特种债权优先于其他买受人的期待物权,买受人的期待物权优先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而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又优先于抵押权。因此,被拆迁人对安置房屋享有的权利优先于银行的抵押权,足以排除抵押权人执行。

 

(二)卓纬点评

 

关于被拆迁人对安置房产享有的权利与抵押权之间的优先受偿顺位,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3)》第7条规定,如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明确安置房的具体位置、用途,能够指向特定房屋,被拆迁人对安置房屋的物权期待权优先于一般买受人。而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1、2条规定,交付大部分房款的买受人权利优先于工程价款优先权、抵押权。因此,尽管前述司法解释及批复现均已失效,司法实践中仍可能参照前述司法解释及批复之精神认定被拆迁人对回迁安置房的权利优先于抵押权。

 

另外,因司法实践中一般认为约定具体位置及用途、能够指向特定房屋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具有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效力,被拆迁人对拆迁安置房的权利亦有可能被认定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20修正)》第29条及《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25、126条确立的商品房消费者权利,并进而认定无论抵押权设立与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签订的时间先后、被拆迁人是否明知存在抵押权,均能够排除抵押权人的执行。因被拆迁人处于相对弱势地位,法院在判断抵押权与被拆迁人权利顺位时,可能基于保护弱势群体生存居住权等因素,倾向对被拆迁人优先保护。

 

(三)应对建议

 

金融机构在接受房产抵押前,应详细核查房产是否为回迁安置房;接受土地抵押前,应通过土地出让公告、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等核查抵押土地是否用于回迁安置。

 

三、质押式回购业务交易合同和抵押合同中的履约保障比例相关约定被认定为按比例提供抵押,证券公司仅在该比例范围内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案号:(2022)京民终405号

审理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9月16日

关键词:质押式回购业务;履约保障比例;按份担保

 

(一)裁判要旨

 

质押式回购业务中,抵押人以不动产提供抵押,抵押合同本身并没有对抵押人仅按特定比例提供抵押进行约定,但法院基于“抵押物的担保品价值按如下比例分别计入债务人在主合同中的履约保障比例计算:(3)黄卿乐:7.92%;”的约定并结合《交易业务协议》中的“履约保障比例”的计算方法,认定抵押人并非以抵押物全部份额为主债权提供抵押,判令证券公司仅在抵押物折价、拍卖或变卖价款的7.92%范围内优先受偿。

 

(二)卓纬点评

 

实践中,“履约保障比例”的约定是股票质押回购交易进行风险防控的重要手段之一。质押融资后,证券市值每天都在变动,证券公司为了计算质押证券的价值保障程度,往往会在交易业务协议中约定“履约保障比例”,并将该比例作为确定预警线和平仓线[1]的方式,用以盯市。本案中,抵押合同的约定可能意在将抵押物的估值变动纳入预警线和平仓线的确定中[2]。但因约定存在问题,最终被认定为抵押人仅以抵押物的特定份额为主债权提供担保,导致证券公司利益受损。

 

(三)应对建议

 

质押式回购业务中,如证券公司欲将抵押不动产的估值变动纳入履约保障比例,以确定预警线和平仓线,并用以“盯市”,应当进行明确约定;不动产抵押合同中,如有履约保障比例或其他比例值的相关约定,应明确约定抵押人是以抵押物的全部份额为主债权提供担保;证券公司在涉诉时,应加强对业务专业条款的解释说明。

 

四、被保险人在订立海上保险合同时已经告知标的船舶类型,保险人基于业内常识应当知道船舶性质及工作模式而未进一步询问的,被保险人不负有额外的告知义务,保险人不得以此主张免责。

 

案号:(2022)沪民终389号

审理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11月7日

关键词:海上保险合同;告知义务

 

(一)裁判要旨

 

被保险人在投保时明确告知投保标的系供给船,保险人作为专业承保船舶险的保险公司,应当清楚供给船的性质和工作模式,被保险人无需就供给船的作业内容再向保险人进一步告知,保险人不得以“被保险人未提前告知船舶工作内容并征得同意”为由拒绝理赔。

 

(二)卓纬点评

 

与陆上保险的询问告知规则不同,海上保险适用主动告知规则,即被保险人应当主动将其知道或应当知道的影响保险费率或确定是否同意承保的重要情况告知保险人,不以保险人询问为前提。但是,由于告知内容的不确定性,并随着海上风险信息不对称性的弱化以及业务实践的发展,海上保险主动告知规则受到越来越多的批判与质疑。有观点提出,以海上保险特殊性为基础构建的主动告知模式已不具有存在必要,海陆保险告知规则应逐渐走向趋同。而《海商法(修订征求意见稿)》第14.8条第2款新增“被保险人已经告知的信息足以使得保险人意识到需要进一步询问相关情况”的询问告知情形,亦体现了海上保险规则向陆上保险规则靠拢的趋势。

 

(三)应对建议

 

海上保险合同纠纷中,越来越多的法院以“保险人在通常业务中应当知道”为由将“主动告知”转化为“询问告知”,故建议保险公司在海上保险业务中审慎核保,对可能产生争议的重要事项及时提出进一步询问。

 

五、保险人未及时核定损失,应向被保险人赔偿自第一次提出索赔次日起的利息损失。

 

案号:(2022)沪民终440号

审理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10月24日

关键词:保险理赔;及时核定义务

 

(一)裁判要旨

 

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和保险人均对受损货物置之不理,直至其最终灭失,以致双方均无法通过进一步查验或收集证据精确厘定损失金额,法院在酌定货损金额的基础上可判决保险人赔偿自被保险人第一次提出索赔次日起的利息损失。

 

(二)卓纬点评

 

保险人负有法定的及时核定损失和支付保险赔偿金的义务,否则应承担迟延核损或赔偿的违约责任。为保障被保险人投保目的的实现和权利及时得到救济,我国《保险法》规定了保险理赔的程序和时限,从立法层面明确了出险后双方各自的义务,按时间顺序依次为:(1)事故发生通知义务;(2)提交证明和资料的义务;(3)一次性通知补齐资料的义务;(4)及时通知核定结果的义务;(5)及时发出拒赔通知的义务;(6)及时赔付的义务。其中(1)(2)为被保险人所负义务,其余均为保险人所负义务。这六项义务仿若多米诺骨牌,一经被保险人通知出险,便按照法律设定的时间依次向被保险人和保险人倾轧下来。若保险人在接获报案后怠于调查、勘估、核定保险标的损失或怠于通知补齐资料,就需向被保险人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不仅包括迟延赔偿的利息损失,还可能包括被保险人的合理间接损失,如未及时修理被保车辆产生的停运损失、停车费损失等。

 

(三)应对建议

 

无论是从保险公司诚信履约的角度,还是从准确核定损失、维护风险共同体的长远利益的角度看,均建议保险公司积极履行核损的法定附随义务,避免将损失核定完全推由司法机关事后酌定。如确实无法核定损失,则应及时要求被保险人补充资料。

 

六、一人公司被宣告破产后,债权人不能申请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而仅能由债权人会议等在破产程序中统一追收债务人财产。

 

案号:(2022)最高法民申317号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22年11月1日

关键词:追加被执行人;一人公司;破产;债权申报

 

(一)裁判要旨

 

一人公司被宣告破产后,若允许债权人自行申请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则意味着破产案件相关诉讼中本应追收后归入债务人的财产直接清偿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一人公司对债权人所负债务,构成了对特定债权人的个别清偿,法院不予支持。

 

(二)卓纬点评

 

公平清偿是破产程序最为重要的价值目标,公平清偿原则是破产程序贯穿始终的基本原则。本案进一步明确了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之间的衔接问题,重申在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债权人的行权方式应当为在破产程序中依法申报债权,通过债权人会议或者债权人委员会要求管理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等规定追收债务人财产。此外,本案亦显示法院对债权人身份的认定不以申报债权为前提,对于债权人提出的其未申报债权、并非债权人、不受个别清偿限制的抗辩,法院并未予以认可。

 

(三)应对建议

 

当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金融机构应及时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并通过债权人会议或债委会督促管理人及时向次债务人、股东等主体进行追讨。在破产宣告后,金融机构虽无法再要求个别清偿,但“追收的财产归入债务人财产”之请求仍可能得到法院支持,可视具体情况向法院提出变更诉讼请求。


金融争议解决为卓纬争议解决部特色法律服务。卓纬金融争议解决组专注于金融领域的诉讼仲裁、资产处置和新型交易的风险诊断,在各级法院及仲裁委代表金融机构处理担保合同、信托资管、虚假陈述、信用保险、名股实债等复杂争议,为金融机构打赢了多个重要攻坚战。依托于丰富的实操经验,卓纬被多家大型金融机构聘为常年法律顾问,在多个大额债权清收类项目中协助客户回收了超出客户预期的款项,并为客户的供应链金融、区块链等新型交易提供风险论证。

 

实习生范文轩、刘静、刘琳佳、向文欣、梁淏萌亦有贡献。



[1] 履约保障比例特定值,可以根据估价换算为预警线、平仓线。低于预警线时,证券公司会提醒融资人做好追加担保的准备;低于平仓线的,如果融资人没有及时追加担保,或者提前还款,就会被认定为违约,证券公司有权处置质押股份。

[2] 本案中,证券公司抗辩,案涉《不动产抵押担保合同》第1.5条述及的“履约保障比例”仅是出于“盯市算账”的客观需要,并非担保份额比例。

分享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