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合同法总则编司法解释新规定及对建设工程、房地产业务的影响前瞻(三):专家责任——一扇可能的“诉讼闸门”
日期:2022/11/22

合同法总则编司法解释新规定及对建设工程、房地产业务的影响前瞻(三):

专家责任——一扇可能的“诉讼闸门”


《司法解释稿》第六条第二款建议条文规定:“合同的订立基于对第三人的特别信赖或者依赖于第三人提供的知识、经验、信息等,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或者对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有过错,受有损失的当事人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款规定是本次司法解释起草的全新规定,也是我国民法学体系中的一项崭新制度。不论是在房地产领域,还是其他领域,均会发生根据第三人的意见决定交易的情况,如该规定最终能够出台,对出具专业意见的第三人可能承担的责任(以下统称专家责任)将产生重大影响,应引起足够重视。


一、本款就专家责任规定的路径转向

 

1.路径转向


根据《司法解释稿》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合同当事人基于对具有专业知识的第三人的信赖订立合同,遭受损失,其有权向第三人请求赔偿。因此受损失的当事人的请求权基础,已经突破了合同相对性,本款规定赋予受损失的当事人向与合同并无关系的第三人提出请求。显然,本款规定的责任模式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的责任模式相比,系重大的转向:即本款在合同责任范畴内解决专家责任问题,而非在侵权责任范畴内去寻求解决路径。


2.请求权基础


就本条所涉及的“基于对第三人的特别信赖或者依赖于第三人提供的知识、经验、信息等”文义来看,涉及到比较法上被广泛讨论的专家责任问题。虽然在我国现行法律规范和司法实务中并未制定或提出过专家责任的制度构造,但是无论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还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中,均已经涉及到专家责任问题。


就专家责任的责任基础来看,究竟系缔约过失责任、合同责任还是侵权责任,比较法上存在不同的解决路径。英美法在侵权法中予以解决,德国法由于侵权责任的狭窄则通过附保护第三人作用的合同责任解决。在我国上述两个涉及会计师和证券虚假陈述的司法解释中,均通过侵权责任予以解决。因此,如果本款规定出台,在我国司法实务中关于专家责任可能存在两种请求权基础:一是侵权责任;二是合同责任。进一步而言,在已有侵权责任的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况下,对两种责任是竞合适用关系还是特殊规定与一般规定的法律适用问题,则需要关注司法解释起草者对该条的相关解读。如果系特殊规定与一般规定的法律适用问题,则在会计师和证券虚假陈述领域为侵权责任,而其他专家责任为合同责任;如果系竞合关系,则对于请求权人而言具有选择权。


3.本款的适用空间


本款规定具有巨大的解释空间,在出台之后我们应重点关注最高人民法院的理解与适用的相关解读。但是,就目前本款规定的文义来看,有以下两点值得思考。


一是,“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或者对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有过错”的关系,即“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与“或者对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有过错”是一种并列关系,还是一种递进关系。如果是一种并列关系,则本条存在两种责任构成:第一,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导致当事人受有损失所引发的责任;第二,第三人对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有过错,导致合同当事人受有损失的责任。显然,在合同法司法解释中规定此种责任,前者应理解为合同责任,如为合同责任,则其请求权基础何在?即如何能够将第三人纳入到合同当事人的责任范畴之中,这需要司法解释起草者进行解读和说明。而后者应当理解为缔约过失责任。


二是,将本款规定的专家责任定位为缔约过失责任,可能更符合司法解释的本意,主要理由在于:就本款规定与前后条文的关系来看,主要解决合同订立的问题,故在缔约问题上解释为缔约过失责任更符合本款在司法解释体系中的定位;此外,根据本款内容来看,似乎重点是解决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之后的责任承担问题,而该责任问题属于缔约过失责任范畴。


如上所述,如本款属于解决缔约过失责任的范畴,则“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与“或者对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有过错”的关系应为递进关系,或者说原因关系,故为使得本款的责任要件更加清晰,司法解释似乎可将本款明确为:“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对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有过错,受有损失的当事人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问题延伸


如果司法解释起草者的本意在于针对“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对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有过错,受有损失的当事人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则在针对第三人的请求权基础上,能否扩充适用到合同成立并生效后合同当事人受有损失的情形,这恰恰是专家责任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也是实务中更多会遇到的问题。事实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法释〔2007〕12号)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所针对的多是合同有效之后合同当事人受有损失的问题。而从比较法上关于专家责任研究来看,典型案例大多是在合同生效且交易已经完成情况下,买受人一方遭受了巨额损失,从而向出具专业意见的第三人请求赔偿的案例。


从已经出台的司法解释的规定和比较法上对专家责任研究来看,事实上在专家责任领域,存在大量的合同已经生效,交易已经完成的情况下,一方当事人受有损失的情形。因此,既然本条在缔约过失责任中能够予以适用,那么,为何起草时没有将专家责任扩充到合同有效的情形?或者《司法解释稿》的本意就已经将专家责任扩充到了合同有效的情形?如专家责任并不适用于合同有效,那么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后,在实践中是否会针对专家责任出现一个新的合同有效情况下的责任承担问题,值得关注。如果如此,则除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法释〔2007〕12号)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所涉及的专家责任之外,本款司法解释还有很大的解释空间。


当然,如果司法解释本意也在于解决第三人实施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导致当事人受有损失所引发的责任问题,则本条将在实务中发生重要的作用。


三、对建设工程和房地产领域出具专家意见的建议


在建设工程和房地产领域中,大量的项目需要专业人士出具专业报告,比如需要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需要评估机构对项目提供资产评估报告,前述报告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项目合作合同能否订立。在实务中,存在大量的委托专业人士出具报告只是走形式的情形,因此,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后,则这些由于专业人士出具报告引发的纠纷将可能大量出现。在《司法解释稿》目前的规范模式之下,专家责任似乎仅仅局限于缔约过失责任范畴;但可以预见,该款规定一旦出台,具有巨大的解释空间,在未来涉及的专家责任层面,司法解释很有可能被“参照适用”出一个新的责任,即专业人士在合同有效情况下对信赖该专家意见进行交易而引起损失的赔偿责任。因此,在司法解释对专家责任进行规定的基础框架之下,很有可能针对专家或专业人士开启了一扇新的“诉讼闸门”。


在建设工程和房地产领域动辄上亿的项目中,即便承担缔约过失责任,赔偿责任本身也会很重,更不用说如果扩充适用到合同有效情况下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司法解释出台后,该领域专业人士应关注以下两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专业人士在出具专业意见时应将报告的效力限于合同相对性范围之内,并提供相应的免责声明,以隔离其责任扩散的风险。即便如此仍需要关注该司法解释出台后,此种免责声明能否达到免责的目的。另一方面,会计师、建筑师等专业人士对出具专业报告应当更加慎重并留存过程性文件材料。毕竟,专业人士受委托出具的报告往往为交易所需要,委托人之外的交易当事人很有可能基于信赖该专业意见而签订相关协议、从事相关交易,进而在该信赖遭受损失时,出具报告的专业人士就面临承担赔偿责任的可能性。因此,只有提供更加准确、专业的专业服务,才能避免此种责任风险的发生。

 

(敬请关注下一篇:《预约与本约:认购书、订购书、预订书、意向书的避坑》)

 

 

法条索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  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资信评级机构、资产评估机构、财务顾问等证券服务机构制作、出具的文件存在虚假陈述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律、行政法规、监管部门制定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参考行业执业规范规定的工作范围和程序要求等内容,结合其核查、验证工作底稿等相关证据,认定其是否存在过错。证券服务机构的责任限于其工作范围和专业领域。证券服务机构依赖保荐机构或者其他证券服务机构的基础工作或者专业意见致使其出具的专业意见存在虚假陈述,能够证明其对所依赖的基础工作或者专业意见经过审慎核查和必要的调查、复核,排除了职业怀疑并形成合理信赖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没有过错。


分享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