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绳墨之间 | 金融机构典型案例参考(2022年8月刊)
日期:2022/9/1

一、开发商违约,购房人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及按揭贷款合同的,法院支持银行需向购房人返还已支付的房贷本息。

 

案号:(2022)豫10民终1155号

审理法院: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22年7月

关键词:楼盘烂尾;商品房买卖;按揭贷款

 

(一)裁判要旨


商品房买卖合同及按揭合同因开发商违约而解除的,对于购房人已偿还的房贷本息,开发商向银行负有返还义务。因此,购房人起诉要求银行向其承担已偿付房贷本息还款责任的,法院予以支持。

 

(二)卓纬点评


本案系典型的因开发商违约而产生的合同纠纷。依据《商品房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在买卖合同及按揭合同被解除后,开发商应当将收受的“购房贷款”和“购房款”分别返还银行和购房人,但对于购房人已支付的按揭贷款属于“购房款”抑或是“购房贷款”,现行规定并不明确。过往司法实践中,法院基本认为购房人已支付的贷款属于购房款、仅能向开发商要求返还,而本案法院显然持“购房贷款”之理解,因开发商需将款项归还给银行,故购房人有权要求银行直接向其承担还款责任。


近年来,房地产行业频频暴雷,楼盘烂尾往往昭示着开发商已失去偿付能力,购房人很难从开发商处实际收回款项。本案裁判虽在法律层面颇具可争议之处,但若法院出于实际需要需侧重保障购房人利益,则本案说理逻辑可有效地将风险转嫁给银行,相关司法政策及风险,值得从业者关注。

 

(三)应对建议


在商品房按揭合同中,建议明确约定合同解除后相关资金的返还责任主体,澄清购房人应向开发商主张归还已偿付房贷本息。在诉讼中,银行应注意法院对已偿付房贷本息性质及归还主体的认定,积极行使诉讼权利。业务开展中,建议落实、加强对商品房预售资金的管控。

 

二、法院将破产企业控股股东申报的债权确认为劣后债权,劣后于普通债权进行清偿。

 

案件:徐矿集团贵州能源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审理法院: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22年8月贵州高院作为破产审判典型案例发布

关键词:破产债权;劣后债权;股东借款

 

(一)裁判要旨


在破产债权确认中,法院根据“深石原则”,参照《全国法院破产审判会议纪要》第39条之规定,将对破产企业具有控制关系的股东,通过不当关联关系形成的债权确认为劣后债权,劣后于其他普通债权进行清偿。

 

(二)卓纬点评


我国现行《企业破产法》并未明确规定“劣后债权”之概念,《全国法院破产审判会议纪要》第39条虽规定“关联企业成员之间不当利用关联关系形成的债权为劣后债权”,但具体何为“不当利用关联关系”并无详细指引。最高院曾于2015年发布一起典型案例,确认股东享有的债权在出资不足的范围内劣后于普通债权人受偿,重庆高院曾于2017年发布指引文件将股东不公平交易等情形明确为劣后债权,但在各地破产实践中,关于股东债权受偿顺位之争议仍远未能消弭。


本案公开案情未对“不当利用关联关系”作任何描述或论证,仅表述由于债权人属于破产企业的关联公司,故法院将该债权确认为劣后债权。此外,法院对第39条仅表述“参照”适用而非直接适用,并另援引法理层面的“深石原则”作为裁量依据,似乎体现了法院倾向于对股东债权劣后受偿的范围进行扩张解释。本案被贵州高院作为破产审判典型案例发布,值得破产领域从业者的关注。

 

(三)应对建议


若目标公司破产,同时进行股权投资和债权投资的金融机构应额外注意自身债权被认定为劣后受偿的风险,可及时从出资已实缴、目标公司独立运作、不存在不公平交易等角度进行抗辩。若仅为债权人且目标公司股东存在大额债权的,金融机构亦可考虑主张股东债权为劣后债权,进而提高自身债权的清偿率。

 

三、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范围同时受限于保险赔偿金和第三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范围,若约定的保险金赔偿标准高于出险时保险标的物的实际损失,则保险人代位求偿权将难以全部实现。

 

案号:(2022)粤01民终9602号

审理法院: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8月

关键词:保险人代位求偿权;保险价值;重置价值;侵权损害赔偿

 

(一)裁判要旨


保险合同约定以重置价值为损失计算标准,标的物全损后,保险人按照重置价值理赔并向第三者追偿。第三者主张,因重置后使用年限延长会产生新的利益,根据损失填补原则,应按保险标的物剩余使用年限折算实际损失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卓纬点评


侵权类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中,保险人代位求偿权受到已赔付的保险金和第三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范围的双重限制。从赔偿范围来看,保险赔偿责任主要基于保险合同的约定,保险人和投保人可事先约定保险赔偿计算标准,并对免赔额、赔付比例等作出约定;而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以损失填补和自己责任为原则,第三者一般仅需在被保险人实际损失范围内承担与自己过错程度及原因力相适应的赔偿责任。因此,若出现第三者系仅承担部分责任的分别侵权人、侵权行为与损失之间原因力较小、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价值高于保险标的物出险时的市场价格等情形,均可能导致保险赔偿金额与第三者侵权损害赔偿金额之间产生较大差距,致使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难以充分实现,本案即属此种情形。

 

(三)应对建议


为避免保险赔偿高于实际损失导致代位求偿权无法充分实现,建议保险人:(1)约定全损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2)若标的物全损后重置的,可主张按原剩余使用年限折算实际损失。

 

四、合同约定的财务顾问费支付条件未变更,即使投资公司未使用财务顾问提供的融资方案,投资公司也应依约支付财务顾问费。

 

案号:(2022)京01民终868号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8月

关键词:财务顾问费;合意变更;合同相对性

 

(一)裁判要旨


合同约定财务顾问为投资公司提供为期5年的资金募集服务,辅以尽职调查、制定融资计划、提供专业咨询等服务。投资公司支付3年的财务顾问费后,以原融资方案变更、财务顾问未参与设计并落实新的融资方案为由,拒绝支付后2年的财务顾问费。法院以双方未合意变更财务顾问费支付条件为由,驳回投资公司的上诉请求。

 

(二)卓纬点评


关于财务顾问协议的性质,实践中有“服务合同”“中介合同”“兼具服务合同及中介合同”三种观点。本案中,法院对财务顾问协议性质的认定更倾向于“中介合同说”,具体体现为法院强调财务顾问服务的结果,即资金募集成功后,投资公司实际使用资金5年,并未具体审查财务顾问是否提供了制定融资计划等具体服务。因此,法院不予支持投资公司的理由在于:第一,投资公司按原融资方案募集并使用资金5年;第二,投资公司此前的支付行为表明其认可财务顾问已提供财务顾问协议项下服务;第三,财务顾问协议中并无因融资方案变更而影响财务顾问费收取的相应条款、双方亦未就变更财务顾问费支付条件达成合意;第四,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投资公司与案外人就新融资方案签署的协议不影响财务顾问协议的履行。

 

(三)应对建议


在财务顾问协议的履行过程中,原有的融资方案/投资结构等可能由于政策变化而无法实施,为保障交易的进行,投资公司可能不得不另寻财务顾问提供服务,从而产生双重费用。因此,我们建议投资公司在财务顾问协议中加入融资方案变更的应对条款,如“财务顾问须保证融资方案的可行性,如融资方案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接受服务方有权按实际使用融资方案期间支付财务顾问费”。

 

五、风险测评问卷签名非投资者本人所签,法院认定证券公司未尽到适当性义务,赔偿投资者50%本金损失。

 

案号:(2022)沪74民终90号

审理法院:上海金融法院

裁判日期:2022年7月

关键词:风险测评;适当性义务

 

(一)裁判要旨


风险测评问卷签名并非投资者本人签署,证券公司亦未举证证明通过其他方式进行了风险认知、风险承受能力测评,未能完全尽到投资者适当性义务。

 

(二)卓纬点评


实践中,判断证券公司在销售金融产品是否尽到适当性义务,一大重要标准是其是否对投资者进行了风险测评。证券公司是否及时进行了风险测评很容易产生争议。例如,本案中,虽然证券公司主张对投资者进行了风险测评,但经司法鉴定,风险测评问卷上的签名并非投资者本人签署,同时,证券公司也未能证明通过其他方式对投资者进行了风险测评,法院因此认定证券公司未尽到适当性义务,赔偿投资者50%本金损失。

 

(三)应对建议


证券公司应确保风险测评问卷由投资者本人签署,避免公司员工或其他人代签。


 

金融争议解决为卓纬争议解决部特色法律服务。卓纬金融争议解决组专注于金融领域的诉讼仲裁、资产处置和新型交易的风险诊断,在各级法院及仲裁委代表金融机构处理担保合同、信托资管、虚假陈述、信用保险、名股实债等复杂争议,为金融机构打赢了多个重要攻坚战。依托于丰富的实操经验,卓纬被多家大型金融机构聘为常年法律顾问,在多个大额债权清收类项目中协助客户回收了超出客户预期的款项,并为客户的供应链金融、区块链等新型交易提供风险论证。


实习生黄雅诗、陆心怡、吴梦珂亦有贡献。


分享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