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卓智见微 | 遇到被诉知识产权侵权的正确动作——视觉中国与河南草庐蜂业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日期:2022/6/10

遇到被诉知识产权侵权的正确动作

——视觉中国与河南草庐蜂业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裁判要旨】


标注水印为图片类作品的通常署名方式,鉴于其具有可自行操作、随意性大、可信度低的特点,不能仅以水印作为署名的初步证据,更不能仅以此水印认定涉案图片的著作权。

 

【基本案情】


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汉华易美公司)以河南草庐蜂业有限公司(简称河南草庐公司)所运营公众号未经许可使用其图片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赔偿损失4万元等。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授权书、涉案图片水印和属性信息,汉华易美公司为涉案图片著作权人,河南草庐公司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了涉案图片,构成侵权,最终判决河南草庐公司赔偿8000元。


河南草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汉华易美公司提交了水印、权利声明、授权文件、同组同题材的其他连续拍摄画面、涉案图片的最大像素格式数码文件和互联网端最大像素最高清晰度的数码文件等可以认定其系涉案图片著作权人的初步证据,河南草庐公司提出第三方网站亦登载涉案图片、最大像素存在后期可调、涉案图片同时标注有摄影师署名等相反证据,二审法院不予认可,最终维持原判,驳回上诉请求。


河南草庐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最高院于2021年11月12日进行提审,法院认为争议焦点为汉华易美公司是否拥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汉华易美公司据以主张权利的四张图片均来自于Getty公司的授权,因此,判断汉华易美公司是否对涉案四张图片享有权利,需以在案证据能否证明Getty公司是否享有相应的著作权。涉案图片除标注“gettyimages®”水印外,还分别标注有“DougalWaters”“PaulBradbury”“ImageSource”和“sdominick”的水印,不能仅以此水印认定涉案图片的著作权属于Getty公司;摄影师与Getty公司签署的供稿协议明确摄影师仍然保留著作权,证明Getty公司并未拥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因此在河南草庐公司提交了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汉华易美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能证明Getty公司拥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最终最高院判决撤销一审、二审判决,驳回汉华易美公司的诉讼请求。

 

【峰锐评】


最近居家办公期间仍然有客户咨询遭遇图片、字库等维权主体维权的后续动作,绝大多数客户还是内心惶恐不安,即便是那些有合法来源的客户也是如此。


实际上遭遇知识产权侵权控告或诉讼,并不一定必然败诉,需要每一位市场主体擦亮双眼,找出突破口。一般来讲,建议分为三个层面去审视:


第一个层面是原告的权利基础。侵权诉讼的前提,要求原告要有明确清晰的权利基础。拿一个非法获取的权利或者拿别人权利提出维权主张,属于典型的“碰瓷”。对于这类请求人,不仅不用害怕被追究法律责任,反而可通过反诉或另诉的方式追究对方不正当竞争或者损害赔偿的法律责任。具有权利基础的请求,在知识产权侵权纠纷语境下,一般包括两种类型:


一是专用权人,如国家知识产权局登记的某项专利的专利权人、某项注册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人、著作权法意义的作者、邻接权享有者等。著作权并非由国家机关授权,实行自愿登记制度,很难通过国家机关公示系统准确的获取著作权人信息,故在实践中是最易获得突破口的。本案中,视觉中国据以主张权利的四张图片均来自于Getty公司的授权,但根据Getty公司与图片作者之间的协议,作者保留了著作权,并未将权利转让给Getty公司。因此视觉中国的国外主体和国内主体均不属于作者,不享有著作权,无权主张他人侵权。


二是被许可人,我国知识产权许可可以分为独占许可、排他许可和普通许可,根据《民法典》等规定,知识产权许可需要签订书面合同。被许可人获得知识产权专用权人独占许可,享有单独提起主张的权利,但由于独占许可排斥了知识产权专用权人的权利,在实践中地位平等或地位占优的知识产权专用权人一般不会接受。排他许可,是在专用权人不主张权利的时候,被许可人才可单独主张。一般许可,则是常见的许可形式,除非合同有明确约定或专用权人明确不主张权利且将主张权利授权给被许可人行使,否则是不能单独主张权利的。可见,许可形式直接决定了原告是否具备权利基础。


第二个层面是自己的产品或商品是否落入原告主张权利保护范围。在确认原告享有主张权利的基础后,就要判断被控行为是否落入原告主张权利保护范围。比如,原告主张信息网络传播权,如果被告通过村口喇叭向全村老少播讲了该作品,则不属于其主张的权项范围内;比如,原告用授权公告版本的发明专利主张被告侵犯专利权,但事实上该专利已经在无效程序中进行了修改,被告被控侵权行为未落入修改后的发明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还比如,以第9类计算机软件上的“滴滴”商标主张他人在客运服务上使用“滴滴”侵权,也不能认定落入保护范围。


第三个层面是合法抗辩事项。


(1)法定许可。


著作权法、专利法均有明确的法定许可条款,比如报刊上的作品刊登后,除著作权人声明不得转载、摘编的外,其他报刊可以转载或者作为文摘、资料刊登,但应当按照规定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


(2)在先使用。


如主张权利的商标或专利申请日前,已经使用的商标或专利,享有在先使用抗辩权,在原有范围内使用的,并不认定为侵权。


(3)合法来源。


被控侵权产品是在不知道侵权情况下,通过支付合理对价受让而来的,那么享有合法来源抗辩权,虽然可能还会被认定侵权,但不承担赔偿责任。


(4)合理使用。


比如“青花椒”虽然被人注册为商标,但将“青花椒”使用在“鱼火锅”之前,而“青花椒”是调料名称,这种使用并非商标性使用,不构成侵权。再比如,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5)诉讼时效。


《民法典》规定侵权诉讼时效为知道或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3年内。超期就可能丧失胜诉权。


以上才是应对被控侵权的冰山一角。遇到侵权,与其焦虑,不如开动脑筋、擦亮眼睛逐一对照,也许惊喜就在眼前。祝愿花开月明,岁月静好!

 

分享文章至: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