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纬研究
当前位置:卓纬研究 / 卓纬研究 / 正文
绳墨之间 | 2021年度保险公司典型败诉案例盘点
日期:2022/1/20

2021年度保险公司典型败诉案例盘点

 

编者按:

2021年,在《民法典》施行和互联网技术迅猛发展的双重背景下,保险公司面临的纠纷呈现出多样化、复杂化的样态。我们梳理了过去一年中保险公司的败诉案件,从中选取了9个典型案例,并梳理其裁判规则、探讨其中的焦点问题,以期在风险防控、争议解决等环节中为保险公司提供行之有效的应对建议。

 

其中,案例1-3意欲探究《民法典》新增规定对保险行业的影响,主要涉及重大利害关系的格式条款的效力认定、保险宣传单是否订入保险合同内容、《民法典》施行后法院对于个人信息保护的司法动向等问题;案例4-5讨论保险互联网技术和保险经纪行业的发展带给保险业务的法律风险,主要涉及保险经纪人就免责条款进行提示说明能否代表保险公司已提示说明和电子投保中,在健康告知页面可自动生成答案的情形下,健康告知与病历不符是否视为投保人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等问题;其他案例涵盖保险展业、保险理赔、保险追偿等多个业务环节相关问题,其中,案例6-7的裁判要旨在2021年最高院公报案例中亦有相应体现。


 

一    


《民法典》施行后,保险人对被保险人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格式条款未尽提示说明义务的,相关条款不被订入合同内容,保险人不得以此主张减轻或免除保险责任。

 

案号:(2020)鲁07民终7637号

审理法院: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2月

关键词:民法典 重大利害关系 格式条款 提示说明

 

(一)裁判规则

 

保险合同中关于伤残保险金的赔付比例及赔付标准的条款属于与被保险人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格式条款,保险人未举证证明其已就上述伤残保险金的赔付比例及赔付标准条款向投保人进行了说明,根据《民法典》第496条第2款、《保险法》第17条第1款及《民法典时间效力解释》第9条之规定,该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

 

(二)卓纬点评

本案对于《民法典》施行后,《保险法》第17条第1款与《民法典》第496条第2款的适用以及认定“减轻或者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之外的“与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的效力具有典型意义。《保险法》第17条第1款规定了保险人对于格式条款的一般说明义务,但未规定保险人未尽说明义务的法律后果。而《民法典》第496条第2款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致使对方没有注意或者理解与其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的,对方可以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民法典》原则上不具有溯及力,但《民法典时间效力解释》第9条规定:“民法典施行前订立的合同,提供格式条款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涉及格式条款效力认定的,适用民法典第四百九十六条的规定。”本案二审法院即援引了《民法典》第496条规定认定案涉保险合同格式条款的效力。

 

因此,《民法典》施行后,除减轻、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对于与被保险人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如保险人未尽到提示说明义务的,亦存在被认定不成为合同内容的风险。

 

(三)应对建议

 

《民法典》施行后,保险公司应更加注重和规范对于与被保险人有重大利害关系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首先对保险条款进行定性,对属于与相对方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加以甄别,并规范保险产品销售过程中对相关条款的提示说明行为。


 

二    

 

《民法典》施行后,保险宣传单内容符合要约条件的,构成要约并成为保险合同内容,保险人应按照宣传单所载内容承担保险责任。

 

案号:(2020)苏0706民初6463号

审理法院: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1月

关键字:民法典 宣传内容 要约

 

(一)裁判规则

 

案涉保险宣传单对于所交保费金额、保险期限及保险收益作出了明确约定,根据《民法典》第473条第2款关于“商业广告和宣传的内容符合要约条件的,构成要约”的规定,案涉保险宣传单所载内容构成要约并订入合同内容。虽投保提示书中载明勿将宣传内容视同为保险合同,但综合对投保人信赖利益的保护以及保险人未就投保提示书中的相关条款进行提示说明的情况,宣传单内容对合同双方具有约束力,应按照宣传单内容计算保险受益金。

 

(二)卓纬点评

 

《民法典》第473条第2款新增了宣传内容符合要约条件时构成要约的规定,该新增规定将对未来保险营销行为带来重大影响。本案对于《民法典》施行后认定宣传内容构成要约并订入保险合同内容具有典型意义,体现了《民法典》对保险营销行为的规范作用。

 

(三)应对建议

 

《民法典》施行后,保险公司应避免在保险营销中出现过于明确、可能构成要约的宣传内容。此外,在宣传保险产品、描述保险产品特征时,可强调该宣传内容仅为要约邀请,不具有拘束力。


 

三    

 

通过电话形式订立的保险合同,投保人未书面填写投保单,保险人业务人员为履行合同订立手续而在投保单上代签无关人士姓名的,保险人构成侵权、应承担侵权责任。

 

案号:(2021)辽04民终2374号

审理法院: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10月

关键词:代签字 姓名权 民法典 个人信息保护

 

(一)裁判规则

 

投保人某公司与保险人通过电话方式订立了财产综合险合同,但投保人未派人填写案涉投保单,为履行合同订立程序,保险人业务人员未经王某授权在“投保人声明”处代王某签名并填写王某身份证号。另外,王某与投保人不存在关联关系。法院认为,该业务人员行为已构成对王某的姓名权侵权,保险人应承担该职务行为的后果,并判决保险人在公司范围内公布假冒王某姓名及身份证号的错误行为,删除投保人声明处与王某有关的个人信息,并向王某作出书面赔礼道歉。

 

(二)卓纬点评

 

本案除法院认为保险人业务人员擅自使用与投保人无关人士的姓名及身份证号码的行为构成姓名权侵权外,更值得关注的是,法院特别强调了个人信息保护。法院特别提到,“使用公民的个人信息应当符合法律规定和道德规范。在法治不断进步、强调个人信息保护的今天,我们不能容许公民的个人信息被任意盗用、假冒甚至交易的行为继续泛滥”。因此,本案对于《民法典》关于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的规定有所初步体现,为此,保险人在未来业务流程中,需更加注重对投保人及被保险人个人信息的保护。另外,《民法典》施行后,保险人业务人员在未取得授权擅自代投保人签字的,是否构成对投保人个人信息权的侵权?此问题亦值得保险人关注。

 


四    

 

投保人通过保险经纪人投保的,并未免除保险人对免责条款的说明义务,保险人未尽说明义务的,免责条款未生效。

 

案号:(2021)粤01民终20425号

审理法院: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11月

关键词:保险经纪人 提示说明义务 责任免除

 

(一)裁判规则

 

保险经纪人的关注点在于推销保险产品,而非有关免责条款,并且没有法律规定投保人通过保险经纪人购买保险产品,保险人即可免除其就免责条款的解释说明义务。

 

(二)卓纬点评

 

本案典型意义在于,通过保险经纪人投保系目前常见的投保方式,所以保险经纪人就免责条款对投保人进行提示或说明的法律后果,系值得保险人关注的问题,本案恰好对此问题作出了判定。根据本案逻辑,即使保险经纪人在投保过程中就免责条款对保险人尽到了提示和说明义务,亦不能免除保险人法定的提示说明义务。为此,对于通过保险经纪人投保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亦不能降低自身履行提示说明义务的标准。

 

(三)应对建议

 

保险公司可在投保过程中通过电话、网络会议、当面会谈等形式就免责条款对投保人进行提示和说明,并在投保完成后通过电话回访等形式对投保人已知悉且理解免责条款进行进一步确认,同时留存全程录音、录像等证据。

 


五    

 

保险人在电子投保流程中设置健康告知页面,但该页面无须投保人填选即可自动生成答案,设置该健康告知页面不视为保险人进行了询问,保险人不能以投保人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为由解除合同。

 

案号:(2021)川01民终15740号

审理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9月

关键词:健康告知 自动生成 询问 如实告知

 

(一)裁判规则

 

法院查明,虽健康告知内容与被保险人病历记录不符,但电子投保流程显示,健康告知内容已经被提前录入,而无须投保人一一进行勾选或填写即可全部自动生成否定答案。法院认为,该健康告知不属于询问,在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保险人就被保险人既往病史相关情况进行了询问的情况下,保险人关于投保人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主张不成立,故保险人无权解除合同,仍应按照保险条款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金。

 

(二)卓纬点评

 

《保险法》明确规定,投保人承担告知义务以保险人询问为前提,并以保险人询问的事项为限;保险人应就询问情形以及询问范围和内容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本案中保险人被认定未进行询问的原因在于电子投保流程存在技术缺陷。因此,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提醒保险公司在利用网络技术手段的便利展开保险业务的同时,亦应注重提升自身网络技术水平。

 

(三)应对建议

 

第一,保险公司应完善电子投保流程,确保投保人只有对健康告知内容一一阅读并填写或勾选答案后才能完成投保,运用技术手段防止自动生成答案的可能,以防范由此产生的未进行询问的法律风险。第二,保险公司应按照《关于规范互联网保险销售行为可回溯管理的通知》,保存销售页面的内容信息及历史修改信息。第三,除投保人自行完成电子投保流程中的健康告知内容阅读和勾选环节,可另行要求业务人员向投保人就既往病史相关情况依据合同逐一、专业地询问,并留存相关证据。

 


六    

 

从事顺风车业务不一定改变被保险车辆的使用性质,保险公司可能仍应承担理赔责任。

 

案号:(2021)津01民终2189号

审理法院: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3月

关键词:车辆使用性质 承保范围 顺风车

 

(一)裁判规则

 

案涉车辆从事的顺风车业务以驾车人正常出行路线和常规使用车辆为基础,订单路线与其上、下班路线基本相近,且每日派单次数未超过对顺风车的相关规定,因此车辆使用性质并未改变,不属于营运性质,保险人应承担理赔责任。

 

(二)卓纬点评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其裁判要旨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2021年第12期中亦有体现。本案主要涉及被保险车辆以非运营性质投保,而后在从事顺风车业务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的,保险人能否以被保车辆使用性质改变为运营为由不承担理赔责任的问题。根据《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天津市私人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等地方政府发布的相关规定,顺风车系基于互助或分摊成本需要产生的共享出行方式。而顺风车是否改变车辆的使用性质,还应结合收取费用情况、车辆行驶区间、车辆所有人职业状况以及接单频率等情况予以综合判定。

 


七    

 

被保险人起诉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获生效判决支持但未实际执行到位的,仍可再次起诉请求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履行保险赔偿责任后依法获得保险代位求偿权。

 

案号:(2021)辽07民终2442号

审理法院: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9月

关键词:保险代位求偿权 一事不再理

 

(一)裁判规则

 

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的前提是被保险人对侵权人的赔偿请求权予以放弃或者已经得到全额赔偿,而非能否行使保险代位求偿权。虽被保险人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获生效判决支持,因被保险人并未实际获得赔偿,保险人仍应按约承担保险责任。保险人承担保险金的赔偿责任后,依法在支付保险理赔款的范围内取得被保险人依生效判决对侵权人享有的赔偿请求权。

 

(二)卓纬点评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其裁判观点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2021年第7期中亦有体现。本案主要涉及前诉侵权生效判决对后续保险诉讼是否存在重复主张权利和双重赔偿之认定的问题。本案判决支持取得侵权胜诉判决但损失未实际获得填补的被保险人仍有权依据保险合同诉请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该诉请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八    

 

对于证明保险合同成立,保险人作为专业机构有义务、有便利条件留存一切证明双方就保险合同关系成立达成合意的证据,法院对其举证责任要求也更为严格。

 

案号:(2021)鄂民终75号

审理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3月

关键词:保险合同成立 保险人 证明标准

 

(一)裁判规则

 

2016年5月,案外人伍某与某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同日,案涉货船登记的所有权人船务公司、颜某与银行签订抵押合同,约定以案涉货船就前述借款提供抵押,抵押物需办理足额财产保险,银行为第一受益人,保单单据原件交银行保管。保险人起诉要求船务公司、颜某支付两份保单保费。经查,保险人提供的投保单上没有船务公司、颜某签字盖章信息,但银行贷款资料中确实存有案涉保单原件。法院认为,虽然贷款银行存有案涉保单原件,但因保险人未举证证明该保单原件系由船务公司、颜某提交给银行,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船务公司、颜某使用过保单。因此,仅凭银行存有案涉保单原件不足以证明保险人与船务公司、颜某之间成立案涉保险合同关系。

 

(二)卓纬点评

 

保险人作为专业机构,实践中,法院通常对其举证责任要求更为严格。如本案中,保险人要求投保人支付保费,应举证证明双方存在保险合同关系;而法院认为保险人有义务、有便利条件留存一切证明双方就保险合同关系成立达成合意的证据,对其举证证明保险合同成立的责任要求也更高。为此,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提醒保险人应重视在各个业务环节中的证据留存。

 

(三)应对建议

 

作为专业的金融机构,保险公司应妥善留存保险合同签订过程中双方经办人之间的往来短信、微信沟通过程、投保人签字或盖章的投保单、保单原件交接凭证等证据,以证明投保人有或无投保的意思表示。

 


九    

 

虽劳动合同签订时间早于公司为员工投保人身险的时间,但公司对员工进行工作安排之日早于投保日,因此劳动关系成立时间早于投保日,故公司投保时具有保险利益,人身保险合同成立,保险人应承担保险责任。

 

案号:(2021)津民终144号

审理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2021年4月

关键词:保险利益 劳动关系 合同效力

 

(一)裁判规则

 

本案中,劳动合同签署日为2019年12月23日,投保时间为2019年12月16日。但关于公司与员工刘某成立劳动关系的时间,法院认为,依照《劳动合同法》第7条之规定,确定双方建立劳动关系的时间,应以“用工之日”起算,即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工作进行安排之日。法院根据公司出具的说明以及医院于2019年12月11日出具的刘某体检报告,认定公司与刘某建立劳动关系的时间为2019年12月11日,早于投保日,从而认定公司在投保时与刘某存在劳动关系,案涉人身保险合同有效,保险公司应赔付保险金。

 

(二)卓纬点评

 

《保险法》第31条规定,投保人对与其有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具有保险利益,在订立人身保险合同时,如投保人对被保险人不具有保险利益的,合同无效。因此,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投保人身保险合同,应以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投保人身险通常以团队保险的形式,为更好地把握、控制理赔风险,保险公司对于团队保险的核保流程应规范、严谨。


分享文章至:
打印本文